Site Loader

张门海的脸色火辣辣的难看,他活了这么大年纪,又岂能不明白这是对他的挑衅及羞辱?

他没有办法,只能阴沉着脸下车。

与此同时,他那些亲信的车子也已经到来,十几名亲信飞快跃了下来。

“梁宏博让你们来杀我的?我们打个商量如何,我每人给你们五百万,你们拿着钱走,怎么样?”

张门海冲着那二十多名猛男阴沉着脸说道。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和这些人冲突,因为一旦冲突起来,他就很有可能被杀。

每人五百万,二十多人也就一个亿而已,正好相当于慕千心给他的养老金。

如果能用这些钱买平安,张门海还是愿意的。

毕竟,他自己也有着小金库,只要能活下去,足够他挥霍完后半生了。

为猛男听着张门海这话,冷笑,“五百万?你他妈打叫花子呢?老子是那么好打的吗?”

他手指猛然点向张门海,语气极为狰狞,“妈的,如果你每人给我们一个亿,或许我们还会商量下给你活路,五百万,太少了。”

哄。

美女余潇潇甜美代言写真图片

其余猛男又是一阵哄笑,紧跟着纷纷开口。

“没错,五百万太少了。”

“那点钱够干嘛的啊,还不够老子挥霍一晚上呢。”

“尼玛,老子包一个三线明星一晚上都要一千万,你给老子五百万,这不是看不起老子吗?”

他们七嘴八舌,眼神中满是讥笑。

张门海听着这话,瞬间就意识到,用金钱已经无法打动这些人了,他们根本就不会放过自己。

张门海那十几名亲信听到对方嘲笑,也是忍不住纷纷大怒。

“我曹拟妹的,怎么跟张老说话呢?”

“马勒戈壁的,老子看你们是他妈不想活了吧?”

“一个亿,你们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你们值那一个亿吗?”

“简直就是做你娘的梦!”

他们大怒的说完,立即便看向了张门海,“张老,这些人明显就是来找事的,人死鸟朝天,我们何必受他们这鸟气,跟他们拼了吧。”

“就是,就算我们不是他们对手,但我们杀一个不亏,杀两个就能赚本,我们跟他们拼了!”

他们纷纷叫嚣着,还摩拳擦掌,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张门海年岁已大,再加上有钱又不想死,所以愿意拿钱买命。可他那些亲信就不一样了。

那些亲信都还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再加上他们对张门海是真的忠心,根本就无法忍受这种羞辱。

“卧槽,很有种啊!”那些猛男听着这话,脸色立即就变了,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

为猛男猛然前踏一步,指向张门海那些亲信,声色俱厉,“拼?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本?你们他妈的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猛男咆哮着,手指一点张门海那些亲信,“兄弟们,给我上,灭灭他们的锐气,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怎么拼,怎么不亏,又怎么赚本!”

伴随着猛男的声音,十几人顿时便分出人群,疯狂的朝着张门海亲信冲了过去。

如狼似虎,杀气腾腾!

张门海那十几名亲信见状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咧嘴一笑,没有任何犹豫就迎了上去,同样憋足了气势。

双方很快就你来我往,打的不可开交,只是在数个呼吸后,梁家精锐就占尽了上风。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一声声惨叫,张门海亲信一个接一个被掀翻了出去。

他们没有一个被杀死的,但也同样没有一个轻伤的,不是手断腿断就是肋骨断,倒在地上后就再也没有了战斗力。

只是,有那么三个人却很是厉害,他们不仅没有被梁家精锐撂翻,反而却是撂翻了五六名梁家精锐。

这三个人都很是强悍,拳脚挥舞,气浪猛冲,那被扫中的五六名梁家精锐就都被打成了重伤,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

本来张门海看到自己人一个个被撂翻,整颗心是越来越沉的,可是看到那三名亲信表现后,心里立即便有了一些希望。

他怎么把这三个家伙忘记了,以这三个家伙的表现及实力,今天很有可能会带他突围,化险为夷啊。

“狗日的,挺猛啊!”只是就在张门海内心感觉到希望的时刻,一道冷喝却是忽然传出,紧接着他便看到为猛男跳了出来。

那猛男指着张门海那三名强大亲信叫嚣着,右脚猛然点地,然后整个人便冲过去。

三名亲信见状脸色大变,内心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们从这猛男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显然,这猛男很不简单。

不过他们却没有认怂,而是在顷刻间调整好状态,三个人同时朝着猛男迎了上去。

猛男咧嘴一笑,眼神中闪烁出一抹不屑,错身闪到三人面前,在躲过左侧那人攻击的同时,拳头就已经轰向了右侧那人。

同时他的腿也已经狠狠抬起,向着中间那人猛踢了过去。

轰!

一道巨响,右侧那人直接被猛男拳头轰中,伴随着咔嚓一声,手骨瞬间断裂,当即便开始了跌退。

嘭!

又一道声响,猛男的腿狠狠的点在了中间那人小腹,酸水夹杂着鲜血从嘴里喷出,他整个人躬成虾米状,同样倒飞了出去。

两人,秒败!

猛男简直猛地一塌糊涂!

“给我去死!”最后那人瞬间怒了,他咆哮一声,一个勾拳便疯狂砸向了猛男。

风声霍霍,声势很是强烈。

只是猛男却毫不在意!

“死?谁死?”只见其咧嘴一笑,身形不可思议的一转,躲过那人勾拳,然后双手猛然抓住其脑袋,便直接头碰头撞了过去。

轰!

那人脑袋爆出血雾,瞬间软绵绵倒地。

场死寂。

张门海的眼皮也忍不住急促的抽噎了起来。

狂暴,实在是太狂暴了!

最关键的是,他这才刚看到希望,可转眼间希望就已经破灭,这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的心中忍不住涌现出了绝望。

在猛男撂翻那三人的同时,张门海其余亲信也已经被尽数解决。现场倒下一地,凄惨狼狈。

猛男抬头,笑眯眯看向张门海,往前走了两步,把腿往其中一块石头上一搁,然后咧嘴,

“每人给我们一个亿,或者跪下从这里钻过去,否则,死,你自己选。”

说着,他捏出了手机,摆出了一副拍视频的样子。

张门海听着这话,脸色瞬间死寂!

羞辱!

这是羞辱!!!

显然,梁宏博不仅抱着杀他的心思,更抱着羞辱他的心思。梁宏博明显是在杀鸡儆猴,杀的是他张门海这只鸡,儆的是江行军那只猴。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