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褚澄紧皱着眉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褚澄,褚澄?”厉小野叫了两声,褚澄一直没睁开眼睛,但是握着厉小野的手,收得更紧了些。

厉小野放好毛巾,试图拿开他的手,可是怎么也拿不开。

“褚澄,你握着我干嘛啊,我很难受的。”厉小野轻轻戳了戳他的脸,试图把人叫醒,但只是徒劳。

厉小野只能趴在床边,任由他紧紧握着她的手。

她打了个哈欠,感觉无聊透顶,摸出手机单手玩了起来。

……

布桐自然是不放心让厉小野单独照顾褚澄的,隔了快一个小时,敲门进屋看了看,结果发现厉小野趴在床边睡得正香。

褚澄也没醒,一只手紧紧握着厉小野的手,画面看上去莫名和谐。

布桐拿电子测温计测量了一下褚澄的体温,烧已经退了,让她安心了不少。

她没打扰褚澄,也没叫醒厉小野,轻手轻脚地关上门离开。

褚澄是一直睡到午后才醒来的,他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原本以为自己是在宿舍,可睁开眼,入目却是精致奢华的天花板。

长腿校花公园干练运动清纯美照

他抬手按了按胀痛的额头,感觉身边好像有人在,下意识地侧头,便看见厉小野趴在他身边睡得正香,而他的手,居然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褚澄一惊,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几分,等反应过来,急忙松开了她。

厉小野没醒,动了动嘴,睡得更香了。

褚澄撑着身子坐起身,四下环顾一圈,看见沙发上有毛毯,走过去那来,轻轻盖在了厉小野的身上。

向来雷都打不醒的厉小野,这会儿突然睁开了眼睛,跟褚澄四目相对。

褚澄的脸倏地一红,急忙松开了手,毯子一下滑落在地上。

褚澄捡了起来,拿在手里,莫名有点尴尬,“你……你还睡吗?”

“不睡了。”厉小野伸了个懒腰,问道,“你身体好点了吗?你发烧了知道吗?早上等你半天没见你起床,我妈妈就叫沈小浪来找你,发现你烧得迷迷糊糊的。”

褚澄有点不好意思,“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没什么,要不是昨晚我把你带出去,又让你淋了雨着凉,你是不会感冒的,我应该跟你道歉才对。”

“没什么,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现在是下午了吧,我应该可以给严厉补课。”

“不行的,你感冒了,应该好好休息,你也别出去了,免得还要跟人打招呼浪费体力,我现在去给你拿吃的,你去洗漱一下吧,一会儿在房间里吃。”

厉小野说完,不等褚澄答应便出去了。

褚澄无奈,只能照做,很快吃上了厉小野端来的饭菜,都是些清淡可口的。

厉小野坐在旁边看着他吃,“你多吃点啊,感冒了就是要多吃饭补充体力才能好得快。”

“可是这也太多了。”

“那你别吃饭了,多吃菜,补充营养。”

“……我尽量。”

“别尽量啊,老大说的话你一定要听的,快吃。”

褚澄:“……好。”

“这样才乖,吃吧吃吧。”

褚澄吃了两口菜,突然开口道,“小野,谢谢你,我从来没有这样被人照顾过。”

厉小野:“……???”

她这算照顾?

但她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了,褚澄的原生家庭应该是支离破碎的,很有可能从来没得到过关爱,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突然觉得褚澄好可怜啊,她就是这样关心他一下,他居然就觉得很温暖了。

像这样的关心,她每天会收到很多很多的。

这样对比之下,她得有多幸福啊。

越是这样想,她就越心疼褚澄,仗义的道,“你放心,大哥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别人有的,你也会有,因为我会给你,好不好?”

褚澄想笑,但更多的,还是想哭。

他是男人,自然不会在一个小女孩面前流泪,所以忍住了,只是点了点头,便埋头吃饭了,不想让厉小野察觉到他的异样。

……

傍晚,三个人一起准备回学校。

褚澄的烧虽然退了,但布桐还是不放心,给他准备了很多药带上,叮嘱厉小野照顾他。

“老妈,你想多了吧,在学校里男女宿舍是分开的,我怎么照顾他?不过他是我的小弟,我一定会好好他的身体状况的,喏,沈小浪会往他偶像的宿舍跑的。”

沈浪也很配合,“对,我可以去褚澄哥哥的宿舍盯着他吃药!”

布桐这才点头,“那就好,走吧,好好上课,互帮互助。”

“走了老妈。”

“布桐阿姨再见。”

“再见。”

三个人上了车,厉小野跟往常一样,倒头大睡。

褚澄时不时转头看着身旁熟睡的厉小野,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今天下午醒来时,他握着她手的画面。

厉小野肯定是知道这事的,但是没跟他说,想必以她大大咧咧的性格,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所以如果他主动提起,会不会很尴尬?

可如果不道歉,对女孩子是一种不尊重。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握住厉小野的手的,虽然不是故意的,但还是应该道歉。

褚澄想了一路,终于在下车时找到了机会,去帮厉小野拿行李箱。

厉小野每周回学校,都会带一箱子零食,一般是沈浪负责送去她的宿舍。

“我来吧,”褚澄拿过沈浪手里的行李箱,道,“小浪,我有事要跟小野说,你回自己的宿舍。”

沈小浪一脸坏笑,“你们两个有什么悄悄话是我不能听的吗?是很重要的秘密?”

厉小野也很好奇地看着褚澄。

褚澄的脸又红了,“没有秘密,你先回去就是了。”

沈小浪满心好奇,但又只能听话,“好吧,我不打扰你们了,慢慢聊哦。”

厉小野无所谓,她其实可以自己拎回宿舍的,但沈小浪每次都要帮她拿,她自然乐得省心。

褚澄和厉小野两个人肩并肩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厉小野满心好奇,问道,“褚澄,你支开沈小浪,是要跟大哥说什么啊?尽管说吧。”

褚澄:“……”

他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我想说的是,今天我不是故意牵你的手,我发着烧昏睡着,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握住了你的手,我很抱歉……”

“原来是想跟我说这事儿啊,我还以为……”

后面的“是啥大事”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厉小野就改变主意了,决定逗逗他。

这个书呆子一板一眼的,平时最抗拒聊的话题莫过于谈恋爱的事情了,那就用这事逗他好了。

褚澄浑然不知厉小野在打什么主意,还在等着后面的话,“你还以为什么?”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