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早已经习惯了自己有修为,所以突然没了众人都是皱着眉头,一片的怨声载道。

眼前的山可是真的不算矮,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失去了修为的人来说,就显的更加高不可攀。

半天的时间,双腿爬的生疼,而我们的位置连一半都没有到。

距离还不是最难的,寒冷,饥饿才是最难处理的,而且我们似乎还出现了高原反应。

踏马的,用不用这么真实呀?我把自己扔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嘴里呼呼的冒着白烟,双腿似乎都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我尚且如此,更别说那几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了。

绾灵心、沁芯、小白,三个本来干干净净的大姑娘,现在整个的变成了三个大花脸,干干净净的小脸上被抹的像唱戏的脸谱,衣服更是脏的已经无法形容,而且三个女人本来穿的裙子,如同早已经被凸起的岩石或者是枯枝刮成了花边的了,活脱脱的三个美女乞丐。

三女也是根本不再顾及形象了,总算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三人直接把自己扔在了地上,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闺秀该有的矜持。

“这啥时候是个头啊?”沁芯在惨嚎,其余两女也是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这问题,我也回答不了,看我也没用,我这时候也是要死的样子。

在这里,我不得不表扬一下猿王,三米多高的个头,一身肌肉,虽然一样没了修为,但是人家本来就是猴,这种地形对于他来说,如履平地。我第一次感觉到进化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来看,也未必是好事。

被打回了原形的众人几乎都在叫苦连天,而坏事永远不会单独行动,正所谓祸不单行……

所以,我们摊上大事了。

夜色下的美女yumi

正在我们躺着休息的时候,山上突然传来嗷的一声兽吼。

握草!不至于吧,现在大家连挪一下腿都费劲,你还给我们来这手,这他娘的还是考验吗?这他娘的是往死里整的节奏吧?

所以,我认为这情况是不对的,但是我们却必须面对这个不对的情况,那感觉,一个字:真他娘的恶心。

很快,兽吼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离我们近了好多。

众人努力的站起身子,朝着山上看了过去。

我尼玛!吊睛白额大老虎。

那优美的线条,那健壮的四肢,那嘹亮的大吼,那凶残的眼神,怎么看,我们都没有半点的胜算。

我不得不再次夸奖猿王,愣货也跟着嚎叫一声,抬腿已经挡在了我们的身前,而且看那架势,分明就没把那大老虎放在眼里。

大哥,你现在没修为了。我想提醒猿王,但是我估计他自己应该知道。

众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那不是我们的性格,所幸这山上不是光秃秃的,还有一些能够利用的东西,石块、木棍等等,各人选了趁手的东西,拉开了架势,猿王顶不住的话,我们也得上。

老虎再次吼了一声,身形一纵高高跃起,朝着猿王便扑了上来。

猿王是真的生猛,双拳嘭嘭的先在自己的胸口上来了两下,随后身子一矮,也是冲了上去。

大家都没了修为,所以打起架来自然也没有了那惊天动地的气势,但是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却更加真实。

下一刻,猿王双臂一抬,双手已经准确的扣住了老虎的两只前爪,老虎人立,和猿王大眼瞪小眼的瞪着。

这老虎是不是傻?为啥不咬猿王?

我抽空溜了一个号。

果然,这老虎不傻,张着血盆大口就朝着猿王的脑袋咬了过去。

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这老话说的不对,起码在猿王这里是不对的。

见得老虎张嘴咬来,猿王头一低,让过了虎口,随后弓着的腰身陡然直起。

水桶大的脑袋正正的顶在老虎的下巴上,我们甚至都听见了一声让人牙酸的咯吱声,我有点担心,这一下,虎牙估计都被怼掉了好几颗。

果然,老虎显然是吃了痛,疯狂的扭动着脑袋,两只后爪也在努力的跳起,看样子是想要蹬猿王的下盘。

猿王牛逼,我要给猿王点赞!

猿王突然退后一步,老虎已经蹬空,屁股更是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老虎的屁股坐下去之前,青衣好像把一根尖锐的枯枝顺着地面扔了进去。

嗷……

老虎惨叫。

我猜对了。

爆菊!

老虎再站直身子的时候,屁股上插着一根木棍,木棍上鲜血直流,我看见老虎的眼睛都已经红了。

不过想想也是,不管是什么生物,被来上这么一下,都得眼红。

我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在呼呼的冒着凉风。

玛德,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原来是

这么来的,太真实了,不得不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他娘的也太生活了,血淋淋的生活呀。

老虎是痛苦的,而且应该是非常痛苦,但是我们是高兴的呀,特别的高兴。

这种把痛苦建立在别人的身上的感觉,太爽了。

众人都看向了青衣,青衣脸上没有半点尴尬,甚至还朝着我挑了挑眉毛。

玛德,青衣绝对是坏人,这么没下限的事情,干的居然心安理得,甚至还感觉自己非常优秀,你他娘的屁股不痛吗?你看看你把老虎给爆的,都拉血了,这才多点的时间,我感觉老虎拉出来的血差不多都有一斤了。

“猿王,顶住,一会它就把自己拉死了。”我赶紧提醒猿王,这风头不能让青衣抢了。

趁你病要你命,这事我其实也干的挺溜。

手中木棍一紧,我身形已经朝着老虎的背后蹿了过去。

哎呀妈呀,血淋淋的现场呀,窜到老虎的背后之后,我正视了一下老虎的受伤部位。

这也太惨了,我觉得自己的良心都在隐隐作痛,青衣,太他娘的不是人了。

手里的木棍朝着老虎的屁股就招呼了过去,不行,我要替青衣分摊一下愧疚感,毕竟,老虎这东西,放在人间,那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但是受伤的老虎屁股,我得赶紧摸。

经过大家持之以恒的共同努力,最后,经过十几分钟的奋战,最终以老虎贫血昏迷的结果,结束了战斗。

战斗结束的一刻,老虎的屁股上被插了不下五根木棍,具体是谁下的手,不清楚,毕竟场面太混乱了,唯一能够算是保持着章法的,估计也就只有猿王了。

而猿王现在正趴在一块岩石上嗷嗷的呕吐着,原因是:老虎口臭。

食肉性动物,嘴里是一定不会有好味道的。

我挺同情猿王的。

猿王足足的吐了十几分钟,最后才虚弱的翻身躺下,脸盆大的毛脸上有细密的汗珠出现。

“猿王,辛苦了啊。”我拍拍猿王的肩膀。

“这不是累的,是吐的。”猿王抹了一把脸。

靠!白安慰了。

战斗结束,大家都在分享胜利的喜悦,同时对这次战斗做出总结。

首先,这次战斗必须要表扬的,一定是猿王,猿王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我们这次战斗的主力,而且是唯一的。

其次,这次战斗还需要表扬一下青衣,青衣绝对是第一助力,只是青衣的做法我们实在是不敢苟同,当然,我们众男人的心里还是非常认同青衣的做法的,只是迫于来自女人的压力,我们对青衣的做法持了保留意见,毕竟,被三个女人恶狠狠的瞪着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心安理得,但是在女人们移开目光的瞬间,我们都在朝着青衣暗暗的比这大拇指。

当然,这次战斗大家的付出也是值得肯定的,毕竟,老虎最后虽然是昏迷于贫血,但是造成贫血的原因里,也有我们不少的作用。

大部分女人对于动物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所以,在我们提出要弄死老虎,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时候,三个女人凶狠的目光再次瞪了过来。

臭娘们,忘了自己刚刚差一点葬身虎口了是吗?

但是,相对于昏迷的老虎来说,这三个活生生的“母老虎”显然更加具有威慑力。

所以,最终迫于现实的压力,我们七个男人,勇敢、坚决、果断的做出了决定:放它一条虎命。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