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石薇喜欢吃小鱼干,这是苏油在小时候培养出来的,童年的饮食记忆,会伴随一个人一辈子。

因此苏油特意给石薇炸了小石首鱼,还做了一道炭烧鱿鱼丝,其它的都是家常菜。

石薇笑道:“好久没吃到了,现在汴京城中海味也不少,但是就没你做的好吃。”

苏油给石薇盛海带老鸭汤:“那你多吃点,这老鸭是海鸭,海边吃螺蚌长大的,滋味好,汴京都吃不到。”

石薇抿嘴笑了一下,又正色道:“小油哥哥,我想了想,西军过南岭时间大致是六月到七月,可能会遇到麻烦,最好要把药物备齐。”

苏油说道:“药物不是已经发放下去了吗?”

石薇摇头:“有些生活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做好准备不出事,总比出了事还没有准备好。”

苏油顿时醒悟:“对哟!”

转念一想:“不过路程太远了。”

石薇说道:“那就能送多远送多远。”

苏油盘算了一下:“我会让吴逵他们守在昆仑关,等待大军到达,到时候药品就送那里去,吴逵他们对付瘴气,也算是半个专家了。”

“嗯。”石薇点头:“这样就好。”

花束的陪衬

吃过饭,苏油让石薇休息,他就去安排大军后勤和石薇提醒的事,待到黄昏回来,就见平正盛一瘸一拐过来讨要盔甲。

“你这是……”

“向仙姑奶奶讨教了剑术。”

苏油说道:“那帮不了你,薇儿剑术轻灵,当年有个大个子叫范龙山的,战场上所向披靡,在她手下走不过三招。”

“越是粗大笨重,死得越惨,所以你那不是着盔,你那是自残。”

平正盛:“……”

三月,郭逵开始移师南下。

牵一发动全身,陕西兵力的削弱,让青唐人看到了机会。

己卯,青唐蕃部宗噶尔首领果庄带兵寇五牟谷,熙河钤辖韩存宝将之击败。

辛亥,茂州夷寇边,知成都府蔡延庆乞发陕西兵援茂州。

赵顼召高遵裕经制,诏蔡延庆务在持重,不得轻离成都。

鉴于西北抽调兵力后的严峻局势,朝廷起复了种谔,任命他为礼宾副使、知岷州。

四月,癸卯,下诏广南转运安抚司调查统计亡没士卒及百姓为贼残破者,讨论赈恤以闻。

同样在这个月,吴逵率领义勇出现在了邕州北面,轻松占领了天险昆仑关。

赵顼下诏,恢复广锐正军番号,命苏油妥善补给军需。

五月,广西又出了一位英雄。

士人徐伯祥,在李常杰撤退的时候,组织土丁突袭,杀掉了押送百姓回交趾的一支小队二十人,解救了近千百姓。

赵顼赐其同进士出身,右侍禁,钦、廉、白州巡检。

甲辰,降空名告身付安南行营郭逵,以招降赏功。

赠广西死事将士官吏有差,诏诸路募武勇赴广西。

第一支抵达的义勇就是夔州义勇,这支部队到达昆仑关后,广锐军前移,收服了邕州。

壬申,郭逵先头部队开始过南岭,赵顼下诏:“安南诸军过岭有疾者,所至护治。”

熙宁九年六月,郭逵的中军开始离开潭州,向桂州进发。

部队进展太慢,赵顼有些坐不住,命中书下敕提醒郭逵:“安南之举,惟万全速了为上。卿等可更体国,精加筹策,博极群议,亟期殄灭,以尊强华夏,使边隅自丸稍知敛戢。”

也给苏油下了一道内敕,要求他在郭逵在平定交趾之后,接手政务,依照“内地”的行政组织,在那里“列置州县”。

这是密旨,赵顼被祖宗们一手好牌打稀烂的本事儿吓得都快有遗传病了,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不过这次的批示,提出了要采取速战速决的战略原则。

但是郭逵依旧很谨慎,他的计划是等夏末初秋才敢抵达桂州,否则南方这鬼天气,能要了一半部队民夫的命!

苏油对郭逵的决定一百个赞同,告诉他慢慢来不用着急,只要秋天能够抵达桂州就好,同时送去了一大批清凉药剂和黄蒿素,告诉他过岭南一定要小心蚊虫疟痢,将广锐军总结的卫生食宿条例严格执行,哪怕残酷一点都不怕,一定要保住军士们的性命。

至于赵顼那个急性子也不用担心,苏油派遣知钦州任起,与孙能一道,领兵去袭击了交趾永安州的玉山寨并占领,成为了第一支攻入交趾国的军队,算是给了赵顼一个交代。

同时,交趾南边,被苏油挑动起来的占城和真腊入侵交趾境内,三方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

李常杰只好留下少量部队驻守太平寨,放弃了对大部分大宋领土的占领,回师扑灭两国的挑衅。

七月,郭逵终于抵达了桂州。

宋军刚翻过南岭,军中就开始出现疫情,这下郭逵不敢再拖延了,一面命令军士加快行军,同时向苏油求援。

苏油要他们再咬牙坚持一下,赶往邕州进行修整。

他已经派遣狄咏重新占领了钦州,通过海运将药品补给运到了那里。

钦州再通过陆路转运邕州就简单了,不过两百里路程。

而且被石薇提醒后,苏油已经将大量药品囤积在了昆仑关,驻守昆仑关的广锐军,早已是对付这些病症的熟手,如今正好接应。

让苏油哭笑不得的是,郭逵送过来的信件里,提到伤号里边的汉人比例,远远高于蕃人比例。

这个事情怎么看怎么透着古怪,这不应该啊,难道就因为吐蕃人的体格比汉人好?

直到苏油和石薇赶到昆仑关,见到郭逵的时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苏油在蕃人眼中,那是益西威舍,光明智慧上师,蕃人们虔诚地执行了上师传达的口谕,让喝开水绝不喝凉水,让挂蚊帐绝不漏个缝,让勤洗澡勤换衣……好吧这条还是差了一些,但是也绝对比汉人军士强。

结果就是,人家蕃人执行卫生条例的情况,远比汉人好得多!

就连郭逵都在打摆子,还有没有讲道理的地方了?!

这次郭逵带来了六万大军,来到昆仑关,算是脱了一层皮。

没办法了,部队只能下令修整,等待秋凉。

军中苏油的老熟人太多了,郭逵,赵禼以下的将领中,燕达,苗履,张世矩、王愍,好些都是种家的部将,跟着种五倒霉的时候,是苏油出手一个个捞出来的。

更下一层,这么多年来军中调动,不少当年和他一起征伐一起搅马勺的蕃汉战士,如今也成了军中骨干。

比如当年缠着老张要学习鹤胫弩,后来又在回撤囤安寨首先反击西夏人的王二,也是一都都头了。

这娃可是得到过苏油亲自颁发的奖章,见到苏油和石薇便兴奋地纳头拜倒:“小人渭州义勇王二,拜见石中郎!”

苏油手都伸到半路准备搀扶了,结果人家拜的不是他,是身边的薇儿!

这特么好尴尬!

石薇这几天也很开心,张世矩、王愍手下的骑军精锐里,也有不少是随她冲过阵的,现在见到王二笑道:“哎哟你可不是我当年的部下,你是小油哥哥那边的。”

王二又叩了一个头:“如非石中郎及时冲撞夏主中军,小人这条命就丢在囤安寨了,石中郎救命之恩,王二永远记得的。”

喂!这样踩一个抬一个真的好吗?难怪王二你这么些年才混到一个都头!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