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带我到前面去!”

因为还有一段距离,安琪看的并不真切,远远望去,倒像是黑帮火拼,但是不管是谁,此刻挡她者死!

拥堵的车辆,男人扶着女孩从车辆之间的缝隙里穿过。

直到走近那个被拦住的路口,女孩瞪大了眼睛,而身边的男人双腿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几辆豪车横在前面,这是平凡人一辈子都难以奢望的,还是那么多辆,在加上车上的标志,华海人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中居家的标志。

安琪定睛望去,为首之人正是中居佑泽,而有另一波人将中居佑泽的车队给拦住了。

女孩咬唇,视线的探视她发现了易祁川。

“易祁川!”

她用尽力气喊了一嗓子,终于被那个男人发现了。

易祁川看见浑身是血的安琪,立马朝她走了过来,直接从男人的手中将安琪接过。

“你怎么搞成这样?”

易祁川拧着眉头,望向女孩的悬空的手臂,面色十分难看。

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

“这不重要,你们这是在干什么,Zreo和左浅汐被围困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停留?”

女孩完不顾,自己的身上的疼痛,一双眸子怒视着男人。

易祁川微微叹气,一脸不容乐观的样子,“不是不去,是被中居家老爷给拦下了。”

男人显得十分无奈,中居佑泽在接到浅汐的求救之后,就立马调动了人手,要前往支援,谁料半路上杀出了中居家的老爷子,横竖不让中居佑泽插手此事。

中居家对左苏家和简家的态度一如既往,曾经白雪就和中居家示好过,但直接被中居家拒绝了。

这次能护浅汐安危,是因为w对中居家有承诺在先,所以老爷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现在左浅汐面对的是简家人,就由不得他管了。

当然这一切,都在简陌的预料和算计之内,他早就提前和中居家老爷打过预防针。

“中居佑泽!你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窝囊!再不去Zreo和左浅汐都得死!”

安琪隔空叫喊着,直接没把刚刚送她过来的男人给吓趴下,她是在直呼中居少爷的名讳?还公然说他窝囊?

中居佑泽这才注意到安琪的出现,看着她狼狈的模样,男人心中一紧,洛煜可是交代了他一定要照顾好这三个女人,安琪身为w的杀手都被伤成这样,那左浅汐……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孙秘书,你给我让开,我父亲那里,我自己交代,今天说什么我都会过去的!”

中居佑泽和Mist就如同亲兄弟一般,他又知道他多在乎左浅汐,这要是少了一根头发,自己都会觉得愧对于他。

态度立马强硬了起来,见孙秘书依旧不让路,男人沉了一口气,“所有人上车,直接开车撞过去!”

自己带的都是亲信,自然都听命于他。

孙秘书见情况发展成这样,也不敢再阻拦,自家少爷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见阻拦的车让开了,安琪才松了一口气。

“我先送你回医疗所,你伤的很重。”

易祁川望着安琪,自己都搞成这副模样,也不知道她在轻松些什么。

“你不要管我了,我怕他们受伤,你还是跟着去吧!”

“那你……”

“让这个男人送我回去,曲弯弯应该还在医疗所吧!”

那男人又被点名,此刻他还敢拒绝吗?这女孩连中居家少爷都敢吼,这已经不再是钱的问题了……

“行吧,我给曲小姐打个电话,你自己注意安。”

安排好安琪之后,易祁川匆匆上了车,直接往滨海餐厅的方向去。

而此刻的安琪再也坚持不住,直接就晕了过去。

餐厅这边的情况,亦是十分糟糕。

苏亦夏是不放心浅汐才半途偷偷跟了过来,等他到的时候,看见安琪已经和简陌的人交上手了,他直接吞下了易祁川给他的药丸,而此刻,他已经被消耗的精疲力尽了,身体已经超出了负荷。

浅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负伤,却不能前去帮忙,她已经彻底受制于简陌,完突破不了这道防线。

看着苏亦夏的状况越来越不好,浅汐心急如焚,满眼愤恨的瞪着简陌,“我跟你走,放过亦夏!”

不得不选择的妥协,因为亦夏已经完处于了下风,那些毫不留情的拳脚,都生生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小浅,你在说什么!你不能和他走!”

苏亦夏怒吼着,但是身体的疼痛一点一点吞噬着他,身已经失了力气,连说话都费劲。

“呵,她会和我走的,而且,你也必须死。”

男人的冷漠,没有留下一丝余地,而此刻雇佣兵们也彻底擒住了苏亦夏,一副邀功的状态,把他锁到了简陌的面前。

“你说,你到底拿什么和我争?”

清秀的面容上,多了一丝毫不避讳的轻蔑,早知道是现在这样的解决,他当初又何必兜兜转转了那么久。

“简陌,我让你放了他!你听见了没有!如果亦夏死了,我一定会跟他一起死的!”

浅汐想做最后的挣扎,然而自己只能做那唯一的筹码。

“是吗?”

简陌撇了女人一眼,动作飞快的将一边的浅汐再次锁到怀里,防止她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你放开我!”

“左浅汐,我是爱你,可是你已经威胁不到我了,因为我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爱上我了,而且我说了,现在的我,只要你能在我身边就好了。”

男人望着她笑了,那笑容让人难以描述,已经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悲伤了。

远处突然传来了警车的声音,简陌微微皱了皱眉头,想必是周围围观的群众报了警。

而此地不宜久留,男人给为首的雇佣兵使了个眼色。

“我们走。”

华海是沿海城市,简陌敢这样正大光明的绑架浅汐,自然是安排好了退路,而餐厅外面的海域,已经有一艘快艇在等待着他们了。

“少爷,这个男人怎么办。”

擒住苏亦夏的雇佣兵开口问道。

简陌看了苏亦夏一眼,目光极为嘲讽,又胜似一种解脱的状态,转而笑道,“杀了。”

“简陌!你个疯子!”浅汐拼命的挣扎着,欲要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开来。

“曾经我为你留了他一命,可是他不听话,机会只有一次,那是他自己选的。”

话音刚落,擒住苏亦夏的雇佣兵突然身体抽搐了一下,额头处多出了一个血窟窿,庞大的身躯直接倒地了。

有狙击!

简陌迅速拉着浅汐闪躲到了一边,而苏亦夏此刻已用尽力气想要把浅汐从他的身边抢回来。

其余雇佣兵,也都蹲身找起了掩体。

“简少爷,私下动我的人,是不是过于不厚道了?”

妖娆而又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浅汐努力探头,才看清徐徐走进来的身影,还是一身黑裙,高傲的神态让人无法忘却。

是胡蝶!

没想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救下亦夏的居然是那个女人。

心中复杂的不知道是该苦涩还是喜悦。

见胡蝶走了进来,简陌也不再闪躲,干脆站起了身子,正面面对女人。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