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夜色渐浓,训练场上人影渐疏。

一向慵懒坐在桌前的绿袍老者,此时极其罕见的踏上了阶梯,来到了接近顶部的一间房间前。

那正是莱茵菲尔租下的训练室!

时间临近结束,绿袍老者越想越觉得不妥,悄无声息的来到门前,目光微敛,想听一听其中的动静。

以他的风魔导术造诣,就算是在最下方,想要听到这里的动静也不是难事。

问题就是,这里几乎没有半点动静!

安静的离奇!

训练室中的机关是会自行启动的,除非进去的人有远训练室水平的实力,否则很难将那些机关完压制。

但有这样的能力的人,租用训练室岂非也是极其不合理?

绿袍老者这般思索着,拿起备用通行卡,准备打开训练室的门。

就在此时,训练室的门却忽然自行打开了。

绿袍老者一怔,第一眼看到的,是莱茵菲尔带着微微笑意的脸。

性感的乳白色

“前辈,就这么不放心我吗?”莱茵菲尔笑道。

绿袍老者眼皮一阖,扫向训练室,现里面并无异常,甚至正常的有些诡异。

“你根本就没在训练吧?”绿袍老者沉声问。

“这个问题不重要吧?”莱茵菲尔朗声一笑,“没把训练场弄坏不就好了吗?需要配合你检查一下吗?”

绿袍老者在这里这么多年,设备的好坏自然一目了然,也知道莱茵菲尔是故意调侃。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们这些人……究竟想做什么?还嫌龙城不够乱吗?”

莱茵菲尔微微侧头,“老前辈看来对龙歌王国感情很深厚。”

绿袍老者轻哼一声,不语对错。

“我并没有打算做什么对龙城不利的事情,不过……”莱茵菲尔淡淡道:“这暗地里想对龙城做什么的人太多了,前辈觉得自己可以制止吗?”

绿袍老者眼角一抽,却听莱茵菲尔又道:“暗流汹涌已经不可逆了,只差一个缺口崩堤而已,前辈明明很清楚这一点,对我咄咄相逼有何意义?”

“想对龙城下手的人,还是好好掂量自己吧。”绿袍老者沉声道:“龙歌王国的国力虽然早已不复鼎盛,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横插一手的。更何况,还有帝国在后面保护着。”

莱茵菲尔闻言,眉头轻挑,笑道:“也许……横插一手的,恰恰就是被保护的人呢?”

他这一句含混的话语,绿袍老者并没有听懂,眼中满是疑虑。

“我还得去见个很重要的人,就先告辞了。”莱茵菲尔也无意再多言,礼貌的告别,踏步而去。

绿袍老者看着他那挺拔潇洒的背影消失在训练场门口,方才进入训练室中。

所有设备都完好,甚至没有留下半分痕迹,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整洁的离奇。

也没有人知道,与之相隔数十米远的那间刻录室中,一枚多出来的水晶静静的放在桌面上。

水晶的前方,还放了一张小纸条。

藏书阁楼第六层,吃饱喝足后的众人散坐在各处,或是专心致志,或是百无聊赖的翻着魔导书。

唯一一致的,是悄无声息。

因为他们怕打扰在最前方同时翻动着三本魔导书的星轨。

以‘忘却之书’为根本,同时破译鸣雷、咏叹和震岳三本魔导书,就算不需要自身花费魔力,但理解和探索也需要极度的专注。

而星轨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之前阿尔莉亚那一剑让他感受到了三元融合的特质。

震动!

那一剑的三元融合之威,完是以震动为根本的!

如果说雷魔导术的震动是锋芒毕露的利刃,那土魔导术的震动就是浑厚凝实的重锤,而风魔导术则是锐利精细的尖刺,三者融为一体,却又各司其职,挥着不同的效果。

那一剑,让星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惊。

元素融合,居然能将震动如此完美的协调却又互不影响,以他如今的能力,莫说是三元的振动融合,就算是两元,也还做不到。

充其量也只能先将三种形态各自提炼出来,加以熟练,毕竟没有真正施展,他也不确定在使用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馈问题。

而基于三者的共同点,星轨也找到了黑色通行卡问题的眉目:这三本魔导书中定然都有关于元素震荡的内容!

经过几个小时有目的的查找翻阅,星轨总算找到了其余两本魔导术上关于震荡的细节,它们并不像雷频剑术一样在鸣雷之书中占据着关键地位,而只是一些细枝末节的应用,在细节上也刻画的没有那么详细。

不过这对于星轨而言已经够了,三本书相互映照,再与通行卡中缺失的回路相比对,星轨几乎可以完肯定,缺失回路就是以这三本书中各自的细节为基础打造的。

但星轨不明白他的老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设计,难道只是为了让后来者见识到元素震荡的奥妙?但这和藏书阁楼第七层中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他虽有诸多困惑,但也没时间细想,心中有了大致的轮廓后,便放下魔导书,拿出魔导刻录设备开始修复通行卡。

好事而百无聊赖的伊璐诗一直关注着星轨的动向,见他这般立时凑了过来,“有现有现?”

“基本可以确定。”星轨点点头,声音让众人的目光不由聚焦而来。

星轨扫视众人,淡淡一笑,“今晚,应该就能进去!”

窗外,乌云遮星蔽月,天空一片漆黑。

龙城灯火通明,如地上的星光,璀璨照人。

最为明亮的,自然是王宫之所在。

经过了下午那一场虚惊,龙歌王宫增调了大量守卫,此时正密密麻麻的包围着王宫,水泄不通。

但尽管守卫如此森严,对于某些人而言,却早已如同无物。

例如,莱茵菲尔。

从训练馆离开后,他又悄悄潜回了王宫外的树林,立于最高的一棵树顶,遥遥望着最远处的寝宫。

尽管他的身形在灯光下应该很显眼,但光线一触即他,便如同流水遇到岩石,弯曲而去,没有反射回丝毫。

空中雷霆一闪,紫光耀目。

雷声未及时,他的身影蓦然消失在原地。

周一第二更。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