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德文悄悄地回头看了珊朵拉一眼,他不清楚相关的法律,期待从珊朵拉那里得到点答案。珊朵拉微不可查地对他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不能承认?还是说指使别人使用索命咒不算很严重的罪名?

他略一思考有了主意,出言反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现在是我在审讯你,德文先生!”西恩严厉地说道,“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那就是没有证据喽?德文放下心来:“奥格是明确出现在元老院通缉名单上的黑巫师,人人得而诛之,我承认我确实对皮查雅表达过强烈的、想要杀死奥格的意愿……不过,至于用什么手段,那是她自己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西恩对德文的避重就轻很是不满,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元老院特殊事务调查组已经收到了荻安娜小姐、丹尼斯先生和毛哥利先生提交的记忆,在场的所有当事人中,只有你还没有提交。”

“我没有魔杖。”德文说道,“我的魔杖被你们没收了,如果你们把它还给我,我很乐意提供记忆。”

“你现在是嫌疑犯,德文先生。”西恩重重地强调道,“我们不能把魔杖还给你,所以,我们决定,由我们特殊事务调查组的人,对你施展摄神取念咒……”

西恩**师话音刚落,就被珊朵拉打断,她激动地站了起来,虽然按理说作为书记员她不允许发言。

“您不能这样做!这是违法的!西恩先生!”

“闭嘴!珊朵拉!做好你自己的工作!”西恩**师厉声喝道。

珊朵拉寸步不让:“即便是您要把我开——”

火车上的女神

德文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他觉得西恩应该只是嘴上说说,八成还是没胆子这么干,说不定是想借着机会找珊朵拉的麻烦,于是急忙打断了珊朵拉的话:“西恩先生,请您考虑清楚,如果您真要这么做的话,高山别院里的萨勒曼先生,就是您的前车之鉴。”

萨勒曼**师当年在知道毛哥利是异星人的时候,曾经私下签署逮捕令,想要用魔法研究毛哥利的精神海,后来被及时赶到的玛丽、安妮卡等人阻止。萨勒曼先生也因此被判刑,取消了**师头衔,被关在了高山别院。

西恩听后脸色一时很难看,他抿了抿嘴:“当然,如果你不愿意配合的话,我也不强求,只是,这是最快速能够证明你清白的方法,如果你不同意,恐怕就只能在地牢里多吃一些苦头了……”

德文说道:“虽然我不同意您对我使用摄神取念,不过,我有更合适的人选。”

“哦?”西恩听后愣了愣,“德文先生,法律赋予我的权利并不多,你一个嫌疑犯,我都没有权利处置,就更不用说你的那些同伴了……”

“我不是指他们。”德文否认道,“雪族人。当时在场活着的,除了我们四个巫师之外,还有雪族人。这些雪族人是我们的俘虏,我们有绝对的处置权,哪怕杀了都行。我想,你可以找荻安娜他们拿一下书面许可,用摄神取念咒提审那些雪族人,检查他们现场的记忆,看看是否和荻安娜他们提供的记忆一致。如果一致的话,足以证明我的清白。”

西恩先生把眼镜朝下按了按,目光透过镜片说道:“德文先生,你可真是一点都不心慈手软。”

“对待我的敌人和俘虏,”德文笑了笑,“我从来不仁慈。”

“很好!”西恩说道,“不过,我还不用你来教我如何查案……”

……

“阿蒳!阿蒳!你站住!”

“放开我!米勒!”

纽紫兰岛,黑森林地宫的门口,阿蒳和她的监护人米勒发生了争吵。阿蒳掏出了她的象牙魔杖,虚指着米勒,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好,好……”米勒放开了她,“不过你要冷静,冷静下来,阿蒳……”

“冷静?”阿蒳哼了一声,“黑魔头当年会派人去劫持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瓦安斯内格,现在却不愿意去救德文,你让我怎么冷静?”

米勒叹了口气:“那不一样……”

“你说说,怎么就不一样?”阿蒳质问道。

“首先,地牢不是高山别院。”米勒说道,“想要在地牢劫狱,简直难如登天,黑森林哪怕全员出动,都未必有这个实力。”

阿蒳说道:“有困难?米勒,你怕我可不怕,我一定要去救我的教子。”

“你冷静一下!”米勒喝了一声,“阿蒳,德文还并没有被定罪,我们对当时的情况也一无所知,我想如果德文能够被证明无罪的话,远比来黑森林要好得多——”

“所以我要去找珊朵拉打听情况。”阿蒳打断了他,“她不会出卖我。”

“她是不会出卖你,”米勒摇了摇头,“可是,我们任何多余的举动,都有可能给案件增加不确定性,给德文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阿蒳有些懊恼,也有些烦躁:“……都怪我,我就不应该考虑什么皮查雅、吉拉达,现在不仅皮查雅身死,就连德文都被……”

她的话语中渐渐地带了点哭腔,阿蒳真的很担心德文。米勒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

“米勒……难道,我们真的就什么都做不了?”阿蒳调整好了心态问道,“只能在黑森林这么焦急地等消息?就不能有点什么行动?”

米勒思考了一会儿:“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有足够影响力,也有足够立场,愿意为德文说话的人。”

“我的导师弗拉梅尔先生已经退休。”阿蒳叹了口气,“就算没退,恐怕他也不愿意再和我有什么牵扯……我虽然曾为蒂尔达冕下做事,但也主要是为了德文,涉及法律,传奇法师恐怕不便……”

“有一个最合适的人选。”米勒说道,“德文的导师,林达尔先生,只是我听说,他的研究好像陷入了瓶颈,正在闭关,谁都不见,恐怕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阿蒳明白了他的想法:“所以,你是想——”

“是的,不管林达尔先生在研究要紧的东西,恐怕,我们不得不把他打断了。”

xiazaitxt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