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夜晚,从城堡出来后,没过多久冰稚邪就和爱莉丝两个人来到了白鹿公园。

“就是这里吗?”爱莉丝拿着地图,点了一指火苗在细细地。

冰稚邪四处张往了一下:“如果白鹿图是指丹鹿尔城旧址地图,那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爱莉丝两幅图来去,道:“但是没有提示啊,怎么找?”

冰稚邪道:“既然在这里,怕还找不到吗?”

“师傅有什么办法?”爱莉丝问。

冰稚邪道:“我有什么办法?宝藏总不会在天上吧,只有慢慢找了。”

白鹿公园里,最有名的就是断雪崖了,那是一整座大冰山体,所以首先找的便是这里。冰稚邪找一个方向,爱莉丝带着冰胡子和耶克找另一个方向,两个人点着亮光,在公园里找起来。

因为是有心找,所以两个人找得特别仔细,缝隙中石块上,冰层里,都用光照了细细的。

“嗯?什么东西?”冰稚邪停住了脚步,他身上下的都感爱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

爱莉丝也感觉到了,这种气息很熟悉,是在索伦王宝藏埋藏地时,遇到的梦魇气息,阴沉、黑暗、冰冷。

姑娘是要铲雪吗?

“果然是在这里吗?”冰稚邪左右张望,并没有到那梦魇的身影,可那气息却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得到,而且就在附近。

突然,夜空里响起了爱莉丝的惊叫声。声音才刚才,冰稚邪所在地方只剩下一点残留的魔力在波动。

冰稚邪一下子瞬移到了爱莉丝身边:“什么事?”

爱莉丝摔坐在地上,指着冰山里张慌道:“刚才……刚才里面有个人在着我。”

冰稚邪手中强光往冰中一照,冰山中白茫茫的,都是厚厚的冰块,并没有见什么人,里面也不可能会有人存在。但他相信爱莉丝说的话,他也感受到有人在窥视着自己。

爱莉丝上前道:“不对,刚才就在这里的,隔得很近,我得清清楚楚,一个人影,眼睛里还发着蓝光,把我吓得半死。”

“发着蓝光。”冰稚邪更加相信是那神秘的梦魇人了,他脑中闪现起那日梦魇人出现的情景,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那个家伙一招就能败我!”

“师傅,怎么办?”爱莉丝了一眼冰山内,又着冰稚邪。

冰稚邪紧紧地攥着拳头,他心里知道如果那个梦魇人如果真的是宝藏的守护者的话,要对战,他实无胜算。

爱莉丝也知道那个怪物的厉害,说道:“要不,师傅,宝藏我们暂时不找了,等以后我们更厉害些再来吧。”那一招秒杀冰稚邪的情景,不仅在冰稚邪心中留下了阴影,爱莉丝自己也是记忆犹新,他若要杀冰稚邪,恐怕冰稚邪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冰稚邪沉默了很久,轻轻冷哼一声:“都已经到这里来了,如果连宝藏的勇气都没有,那以后还怎么能在大陆上冒险,怎么能去十大禁地。别忘了,我们马上就要去十天禁地中的水云之涧,那种地方,可是连魔导士都不敢轻易涉足的。”

爱莉丝也把心一横,轩起眉头来:“师傅,我们就把这个宝藏找出来吧。”

冰稚邪近在咫尺着冰山的冰墙:“他似乎在引导我们进入冰山。”带着白色光絮的右手,一掌按在了冰山上。

‘嘣’一震,那一整块冰都碎着了冰沙滑落一地,一个一人多宽,深达数十米的方形通道出来了。

通道的尽头是岩山,只见一团黑色的雾气中,两个蓝色的眼睛在笑着冰稚邪和爱莉丝,紧接着他没入了地底中。

爱莉丝惊道:“师傅,真的是他!”

冰稚邪神戒备,走入了冰道中。

梦魇人下去的地方,是实实在在,坚坚实实的土地,不过冰稚邪拔开土地后,下面却是一块大石板。石板很普通,什么东西也没有刻,就像是一块大城砖,没错,的确是块城砖。

爱莉丝一喜,伸手就要去掀那块石板,冰稚邪却挡住了她。

“怎么,师傅?”

“我来。”冰稚邪手中护上魔力,去掀那块石板,掀开之后却并没有什么机关阵法和其它东西,这的确是一块很普通的城砖,只是极厚罢了。砖下是一条沿展到地底的石阶梯,似乎很深很深,里面都是黑的。

冰稚邪了一眼爱莉丝,自己当先下去,爱莉丝牵着他的衣角紧随其后。石阶很长,一直向下延深了有几百米,到了尽头却是一座石门。

石门并不是很高大,只比普通教堂的大门大上一些,是左右两开的。不过这道门上却刻了很繁复的图纹,而且不用感觉,都得出,石门自下而上,有一道很强的气流流动。

爱莉丝从泥壁上挖下一块小石子,朝那门一丢。那石子一触碰到那气流,啪的一下,竟碎掉了,而且是化成尘土的粉碎。爱莉丝暗道了一声乖乖:“还好我没直接去推门,不然我的手可就没了。”

她见墙上的图纹中隐隐有光线闪动,说道:“师傅,这是什么魔法阵,好厉害啊!”

冰稚邪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魔法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个害人的陷阱,而是一个要阻拦人进入的阵法。

若要害人,魔法阵应该是触动之后,才会启动威力,但这个阵却直接摆在眼前,仿佛是阻止别人进去,或者是说,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进去。

要说破阵的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魔法阵的一个枢要断开。因为魔法阵就像一张迷宫地图,每一条线条都是构成这个魔法阵运行的保障,只要把魔法阵运行的线路断开,这个魔法阵自然而然也就没用了。

就像平常人家里的嵌在阵中的晶石灯一样,在画的启动阵中,抹去一段,这个阵法就失去做用了。所以人们才在魔法阵中嵌入一个魔法材料做的连接物,有时候只要用魔力打一个响指,那个魔法材料就自动与魔法线路合上,再打一下,又断开。

但是这种暴露在外的魔法阵一般都只是用在日常生活中,好方便控制。就算是设陷阱的阵法,也会尽量不把阵心暴露在外面,更何况是这种防护之阵。就像达尔班兹的守护一样,它的阵心就完隐藏在其中,不冲进去,就完法解开。

可是这个石门上的力量极强,而周围也没有什么其它东西跟阵法相关,怎么都只能强行破进去。

爱莉丝托着下巴,端详这石门上的图案,她得出这上面的图案必然与这个门上的保护有关,可是要怎么断开它?总不能直接去弄吧。

冰稚邪也在石门上的图案,他得比爱莉丝用心得多,甚至每一处细节,他都仔细上很久。

爱莉丝见师傅得那么认真,也不说话了,坐在身后的石阶上着,慢慢地睡着了。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