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顾白枫张了张嘴,想要阻拦,却已慢了一步,犹豫着要不要一道冲入海中护持,耳畔却响起了李鱼的传音:“警戒附近,我二人去去就回!”

穿云雕、魔鸦各自一声啼鸣,冲天而起,警惕地观望起了四周动静,这架势,分明不是警惕海底妖物,而是担心有修士或其它空中妖物到来。

顾白枫为之一愣,随后猛然放开灵觉,投入海中,要追随李鱼、青鳞的去向。

有这两只凶禽来警戒空中,他可以放心把注意力放在海中。

这片海面,一个个漩涡时而浮现,时而沉没,下方,水流湍急,似乎有多条不同的洋流在海底交汇,海面之下地形复杂,有海底山峰,有深坑,有巨礁,水流湍急,灵觉在这片海域竟然大受影响,难以深入五百丈之下,两条蓝蛟方才冲入了这片海域后,迅速就消失了踪影,他清楚青鳞、李鱼的神通强于这两条蓝蛟,可在水下,却是另当别论。

果然,片刻间,青鳞、李鱼的身影已是从他的灵觉中消失,难觅其踪,顾白枫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李鱼、青鳞二者一入海底,就迅速汇聚在了一起,随着一股洋流向前快速前进,而在他二者身前,两条蓝蛟一左一右地在带路,丝毫没有逃远的心思,神魂中被下了禁制,李鱼一个念头就能让它们生不如死,尝过上百次苦头,它们哪里还敢逃远。

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暗,身躯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四周围,一群群鱼虾随着洋流在活动,不时有鱼群撞在李鱼、青鳞身上。

数分钟后,李鱼、青鳞的脚步终于踏到了实地,心中各自松了一口气,李鱼只觉得耳膜一阵嗡嗡作响,内腑更是有阵阵隐痛,法力一催,身周战甲之上乌光大放,一个蛋形黑色光罩生出,把身上下罩在了正中,四周海水冲来之时,受迟缓之力作用,流速迅速变缓,身周承受的压力也随之小了几分。

这几个月来,他不断地在用淬体灵药在淬炼法,法躯比之前强横了不少,却依然承受不了这巨压,再来看身畔的青鳞,却比他要强上不少,鳞族的体质果然比人族要强上不少。

而身前带路的两条蛟龙,比二者还要轻松。

四周围,不时有巨大的海鱼海妖游过,发现两条蓝蛟的到来,却是仓皇逃窜。

红裙子少女玉腿香肩清新自然图片

向前行出千丈左右,洋流突然变缓,眼前的光线也突然亮了几分,一座将近百丈高的海底山峰出现在了眼前,这座山峰,和周围的其它山峰大不相同,上面没有攀附生长着任何海底植物,一块块闪耀着金光的山石光洁明亮,仔细看去,这山石赫然是高品位的灵石,金灵力灵石,这座山峰,直接就是一座巨大的灵石山峰。

越往前行,灵气越是浓郁,若不是有多条地下洋流在此交汇,冲淡了这灵气,恐怕在海面之上就能察觉到这坐山峰的存在。

灵觉在这里有些受阻碍,不过,李鱼早已通过搜魂这两条蓝蛟,已清楚知道,这座山峰在海底不过是三百丈之长,最宽处也只有百余丈,这座灵石山并非是生根在海底深处,也不知道从天外直接坠落此地,还是被洋流从附近冲来。

附近海域,这样的灵石山脉有几十座,这一座山峰上的灵石品位最高,这群蛟龙之所以能在这片海域称霸,和这几十座海底灵石山很有关系,它们以灵石山为巢,以那些被灵石山吸引来的妖兽和鱼类为食,快速成长。

而在这片海域之中,还散落着不少仙宫遗址,其中的几座宫殿同样不凡,这片海域的水深远远超过了附近海域,有很大的可能是受到天外来物撞击所致。

二千里外的那座群岛之中的一条条灵脉,恐怕也是昔日天外灵石山崩碎飞落,撞入了一座大岛,把大岛撞得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座座小岛,千万年下来,破碎的灵石山也就和一座座小岛融为了一体。

打量着眼前的灵石山,青鳞的目光中渐有兴奋之色生出,他也是见过大世面之人,普通的灵矿根本难入他法眼,而眼前的这坐灵石山,外露的灵石已经是中品灵石,在洋流的不断冲刷之下,灵气几千年上万年没有消融,内部,肯定有上品甚至是极品灵石,若是把这座山峰搬走,足够他和李鱼二人修炼到此界巅峰境界。

而二人前来,正是要搬山。

很快,二者到了这座山峰之前,灵石透出的亮光把周围的海水照得斑驳陆离。

再次放开灵觉查探过山峰的大小,确认无疑,李鱼冲着两条蓝蛟下达指令,两条蛟龙冲远处窜去,李鱼则前行几步,靠近山峰,抬手按在了山峰之上,心随意动,身周空间骤然起了波澜,手臂之上,一个漩涡隐现,强大的吸力瞬间生出,青鳞的身影竟是冲着漩涡之中飞去,暗叫不妙,慌忙后退,却已来不及,轰的一声大响,眼前一暗,身影已冲入漩涡之中而去。

漩涡越变越大,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山峰阵阵摇晃,数息过后,轰隆一声闷响,山峰凭空消失,连带着四周的海水鱼虾纷纷消失不见,海水之中出现了个巨大的黑洞。

整个海底都在动,唯有李鱼屹立不动,而他的面色却越来越苍白,只觉得有一道道巨力在拼命拉扯身躯,身躯仿佛要碎裂。

山峰消失的瞬间,李鱼心神一动,漩涡瞬间崩溃,狂暴的灵力骤然收缩、倒转,砰的一声闷响,李鱼的身影如炮弹般冲天而起,向海面之上飙飞而去。

这力道之猛丝毫不亚于金星修士的力攻击,李鱼身周护体灵光瞬间溃散,战甲一阵嘎嘎作响,狂暴的灵力相互撞击,挤压的李鱼喘不过气来,李鱼不敢大意,法力狂催,一团浓郁之极的乌光从体内冲出,迟缓之力源源不断涌出不间断撞向周围,李鱼飙飞的速度为之大减,狂暴的灵力也被冲淡。

即使如此,依然是吓了顾白枫一跳,只看到一道黑白相间的光柱冲天而起,发出尖锐的爆鸣声,本能地以为是有海底妖物从水中窜出,看这光柱的速度,似乎不亚于金蛟王的遁速,心中惊惧,身影本能地向后飞退,大袖一袖,一枚枚飞剑从袖中鱼游而出,冲要攻向光柱。

就在此时,光柱轰然碎裂,李鱼的身影从光柱之中冲出,趔趄着向前几步跨去,已是窜出了数千丈,身影在空中晃了数晃,站稳了脚根,神情狼狈,口鼻之中有鲜血渗出。

顾白枫猛然止住了前冲的飞剑,暗自叫了一声险,幸亏李鱼第一时间从光柱之中窜出,否则,飞剑已经斩在了李鱼的身上。

目光左右四顾,寻找青鳞的身影,却是不见,远处,穿云雕、魔鸦齐齐展翅冲向了李鱼。

两条蓝蛟一前一后地从海底冲出,窜入了空中,环顾四周,俯瞰海面,蛟目之中是惊惧之色。

海面之上,波涛汹涌,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在飞速打转,不时有长相各异的大鱼和低阶海妖冲出水面,惊慌地四散而逃。

这座灵石山峰,挡住了海底洋流的路,迫其改道,而如今,突然少了这山峰的存在,洋流再次改道,和其它洋流对撞,一连串轰隆隆的沉闷巨响从海底传出,仿佛有千军万马在海底奔腾一般。

顾白枫警惕地观望着海底和四周海域的动静,三十六枚飞剑在身周盘旋飞舞,蓄势待发。

李鱼则抬手祭出一艘战舰,待到战舰在空中盘旋飞舞着化作百丈之巨,身影一晃,落在了战舰之上,冲顾白枫喝道:“为我护法,任何人不得靠近打扰!”

说罢,一头钻入了静室之中,关闭了门户。

穿云雕、魔鸦飞身靠近战舰,围着战舰打转,警惕地观望着海面。

两条蓝蛟同样收到了李鱼的指令,一左一右地冲着战舰扑来,却又不敢靠近穿云雕和魔鸦,警惕地观望着海面下的动静,这两条蓝蛟走得不是化形之路,灵智没有龙五那般高,并不明白方才海底发生了什么,不明白那座山峰怎么会好好地凭空消失不见,还在以为是海底洋流突变,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故。

惊惧惊慌,有心逃走,却又不敢,这两天来,李鱼一个念头,它们的神魂就痛楚难忍死去活来般难受,二者根本不敢违逆李鱼的指令,虽害怕,也只能老老实实守在战舰四周。

顾白枫身影一晃,飞身落在了战舰之上,左右观望,非但警惕着不断冲出海面的海妖、大妖,更是警惕着两只妖禽和两条蓝蛟,也在搜寻着青鳞的踪影,心中乱纷纷是念头,不明白李鱼、青鳞在海底遇到了什么怪物,不明白青鳞又跑到了哪里,有心想问问李鱼,却又害怕惊扰到李鱼。

李鱼并没有在他神魂中设下禁制,不过,他心中早已把李鱼当成了神祇般的人物,对于李鱼的命令,那是无条件服从和执行。

如此大的动静,远处的赵炬、太松真人皆有发现,先后放大灵觉,冲此查探。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