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曹蔓也是个好奇宝宝:“我就好奇,基督教的教义咋就订得这么严格、这么细致呢?”

这个话题,阿蒙是最有发言权的,其实约柔洲大部分人信奉的是天主教,而米国两者信徒皆有,不过他不准备扯开话题,只是回答有关教义的问题:“刚开始的时候,天主教的教义是很宽松的,是社会的现状推动着教义的发展,中世纪初期,约柔洲的社会风气是很奢华放纵的,当时的宗教领导人很看不惯,才慢慢地将教义越订越严格。”

“阿蒙,你怎么就没有去攻读历史学专业呢?”

“我也就是好奇心重一些,平时读书的时候,能有不少新的疑问,有了疑问就想要答案。。所以就去看更多的书,有更多的疑问,学无止境啊。”

曹蔓插话:“阿蒙这特点,我可是深有体会。”

“我教他华文的时候,经常被他问得满头包,他太会联想了,从一个地方的地形地貌联想到这个地方的天气,再联想到农作物,再联想到主要的食物,一方山水养一方人,他能猜测那个地方的人的特点,还能根据地理位置,推测那个地方的信仰、民俗以及政府对当地的重视程度,能根据皇帝的出身猜测他的执政纲领,啊嘛,每次一大堆问题让我确认,遇到这样的学生,我真是恨不得当年是学文科的,不得不自学一下地理、历史。”

阿蒙笑了笑,“这样学起来才有意思嘛。 。才能把知识融会贯通。”

曹蔓笑道:“这我同意,被阿蒙这么一折腾,我还真记住不少地理和历史知识。以前要是地理课历史课也这么教,我也不怕哩。”

“我以前看过一些有关华国的书,又跟着蔓蔓学了不少知识,这次也算是验证之旅。”

施密特夫人感慨:“怪不得每到一个地方,阿蒙能给我们讲解不少知识。”

施密特教授很为这样的学生骄傲,“阿蒙是我遇到的学生中最会联想和举一反三的,我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个学生,蔓也很好。我很幸运!”

穆林拍了拍坐在他前边的阿蒙的肩膀,“兄弟,好好干!”

大眼睛休闲女仔女孩唯美清新写真

阿蒙不同意。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感情刚才半天白说了,怎么可能是兄弟,我肯定是祖祖祖爷爷辈的。”

大家再次哄堂大笑。

旁边坐着的游客纷纷看向他们,大家都有点不好意思,觉得有点儿得意忘形说话声音大,影响到旁人了。

没办法,在华国旅游这一阵子,大家为了在车上能听清楚彼此的对话,都习惯了大声说话了。

有胆大的问,几个外国人在聊啥呢。

曹蔓跟大家解释:“我们在说华米两国相似的历史遗迹,然后就说起大家可能5000年前是一家了。”

有游客感慨:“真有可能,华国不是有句话叫同一个姓的,五百年前是一家嘛。听说秦朝时候,皇帝派过人去海外寻仙,这跨洋跨海的,估计追朔个几千年前真能算一家。”…,

大家热络地聊起来,纷纷问起三个外国人怎么到华国来的,在米国是做什么的,华国人那种刨根问底的架势,让人难以招架。

好在袁媛和曹蔓拒绝别人的能力已经锻炼出来了,尤其是袁媛还主持过活动,更不会让其他人把自己逼进死角,很会熟练运用一些技巧。

俩人互帮互助,围魏救赵——转换话题、声东击西——假装没听懂把话题往岔道里引、隔岸观火——挑起个话题让顾客自己去争论、釜底抽薪——关于教授的私人问题一概回答不知道、反客为主——关心一下对方关心的话题他自己就会滔滔不绝讲下去。

车厢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阿蒙对车内的讨论很感兴趣,刚开始大家相互不了解,没人吭声,现在放开了,什么话题都有。

大家讨论起刚刚逛过的龙门石窟和将要游览的白马寺来。

“不知道那么多佛头都上哪儿去了?”

“你没看说明、没听讲解吗?很多都是被人割掉偷走的?”

“又不是真的人头。。石头的,哪能那么好割?”

“看来你真没听讲解。有些佛头还是一个米国人雇当地人去割的,当然不是用刀割了,是用那个凿石头的工具慢慢凿下来的。”

“那这些佛头现在在米国?”

“应该是吧!”

“可恨的八国联军!”有人想起了燕京圆明园里被烧杀抢掠的那一幕。

“虽然是外国人,但可不是八国联军那会儿,好象是抗杰盘那会儿的事情。”

“问问那几个米国人,他们会不会把佛头还给我们。”有人向袁媛、曹蔓示意。

“据我所知,当时米国人是跟当地人签订的购买协议,当地人要卖佛头,人家可是付了钱的。现在让人家归还,好像不大合理吧?”穆林插嘴。

“别说米国人了。 。人家可能也就买了几个,好多佛头还不是咱华国人自己偷的、毁的!”

“是啊,最早的破坏还是在唐朝,那个唐什么宗的不喜欢佛教,就派人毁了龙门石窟,很多都是后来修补的。”

“唐武宗。”

“对,就那个龟孙子。你说这当皇帝的,真他妈的无法无天,想干啥干啥,也没人敢管。”

“这些石窟刚开始也是唐朝皇帝下命令建的,所以啊,这也算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了。”

“我要是皇帝的话,肯定把这石佛像建到西虎山顶上去!”

“西虎山是道教的地盘,人家肯定不让你建。”

“老子是皇帝,还怕几个臭道士?不让建就把西虎山上的道观都给他娘的拆了!看他们还敢说啥?”这位老兄说起来气贯如虹。

“噗!”有人忍不住笑了。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你要是当了皇帝,也跟那个唐武宗一样是个昏君!道观就不是古迹了?好多道观也是几百上千年的。口气这么大,也不怕成了仙的那些道教老祖宗们来灭了你!”

“说不说,好多皇帝都是泥腿子出身,说不定还没咱们有文化呢。”

“你说人家咋就有那命当皇帝了呢?”

“你家的祖坟肯定没埋在龙脉上,据说当皇帝的不仅得把祖坟埋对位置,还得祖上积了足够的阴德才行。”一听这位就是虔诚的风水学信徒。

“哪儿需要龙脉?大家都过不下去的时候,弄些天命征兆出来,振臂一呼,肯定是一呼百应。好多天命征兆都是人为弄出来的。哪个皇帝不是揭竿而起的农民起义领袖?就是他妈的大部分人不敢,怕枪打出头鸟。”这位肯定是武侠和野史看多了的。

“就是,当年李天王都打进燕京城了,不是也没能做成皇帝?!可见皇帝不好做!还是保住小命要紧!老子是有老婆孩子热炕头就够咧!”,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