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兀鹫大黑的尸体完沉入泥潭,翻滚的黑烟缓缓合拢。

陈克腾空而起,一把一把的粉末撒向泥潭,而后又取出几个罐子,将里面粘稠的血液撒下去。

这些黑暗复活的血祭材料,基本上都是血祭司之前调配好的,大概也是为了复活某个大型魔兽。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用存放在空间戒指里,倒是便宜了陈克。

不过陈克还是采集了一些大黑的血液和羽毛骨头,磨碎后按照秘法调配了两样。

也幸亏大黑死亡的时间没有超过三十六个个时辰,而且陈克在大黑临死前将大黑的灵魂封印住,陈克才有从容的时间做这一切。

十几种材料洒进泥潭,黑烟翻滚的同时,泥潭好像熬熟的黑米粥一般咕嘟咕嘟开始冒泡。

陈克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了出来。

当血雾弥漫在泥潭上空时,他挤破手指,指尖牵引着绵长不断的血丝,画出一道道神秘的符文。

神秘诡异的符文不断落下,和陈克喷出的精血很快融为一体,形成一个庞大的法阵,像是一张大网覆盖在泥潭上。

嗡!

法阵轻颤,冒泡的泥潭霎时陷入一片死寂,就连黑烟也像是厚重的地毯一般铺在泥潭上。

清纯甜美校花Milk楚楚沙滩外拍写真图片

陈克不禁长出一口气,又取出十几面血色的三角旗,插在法阵的各个节点上。

至此血祭复活大阵布置完毕,只要每隔七七四十九日补充一次血祭能量,施法九次,不出意外的话大黑就能复活过来。

为了防止法阵被破坏,陈克又召唤来四只大亡灵,让它们守护在周围。

忙乎完一切,两个时辰也过去了。

好在他来之前要让立春和立秋为流云子前辈他们准备了美酒和吃食,陈克倒也不担心耽搁时间。

来都来了,他索性驾驭着扶摇神舟,喷洒着黑暗晶石粉,将死亡沼泽的大小亡灵都喂了一遍。

“咦,这时候还有人闯进来?”陈克一脸惊讶之色。

他脑海的场景中,正有一千多名副武装的武士,悄然向着白骨镇方向摸去。

陈克收起扶摇神舟,悄然向着白骨镇方向飞掠而去。

自从南山盗摇身一变成为南山军之后,驻守在死亡沼泽的南山军表面上撤退了,但还是留下了一千“盗匪”,由八大金刚轮番坐镇。

死亡沼泽正好把守着一条隐秘的走私商道,战略位置也非常这么重要,肯定不能放弃,而且盗匪比军方好使,走私的商贩和集团本身就来路不正,自然更愿意和盗匪打交道。

所以驻扎在白骨镇的盗匪们,平日收取着走私商团的过路费,偶尔再干点黑吃黑的勾当,不要太轻松。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打过死亡沼泽的主意,但大都军覆没了,不是死在守军的手下,就是被大小亡灵给弄死,从来没有一个活口能从死亡沼泽活着离开。

就连一些有名的高手也没能从死亡沼泽出来,这就很恐怖了。

就算再傻的人也意识到死亡沼泽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他们哪还敢乱打死亡沼泽的主意?

所以陈克才感到很惊讶,这大白天的,就一千多人还敢攻打白骨镇?

虽说武士中有十几个好手,其中三四个勉强算是高手,可真打起来他们连白骨镇的围墙根儿都没法靠近。

正好,小黑屋里收几个,剩下的人养一养冥王剑。

召唤出莲云神衣,披上天灵宗百炼谷出产的隐身装,陈克意念一动,《鬼隐神诀》奥义启动,整个人顿时化作一道模糊的影子,向着一千多名武士飞去。

武士中间,四个炼灵境高手根本没有任何察觉,就直接被陈克拖进回收站的小黑屋。

砰!

武士队长被冥王剑刺中喉咙,直接爆裂成灰。

杀戮就此拉开了序幕。

一团团粉雾爆起,尸灰漫天飞舞,陈克剑下的武士们,仿佛一座座静止的泥雕,只有剑刺中他们喉咙的那一刹,他们才有所察觉。

冥王剑兴奋的颤抖着,吞噬着一个个死者的精气和灵魂,剑体散发着幽绿的微光。

陈克手掌灼烫无比,却又感到浸透骨髓的寒意。

好在冥王剑的死气只是笼罩着他的手掌,并没有继续向着手臂上蔓延。

陈克不禁如释重负,看来他的修为提升了,对冥王剑的掌控力也增强了,换作以往,只怕死气已经浸透整个手臂了。

别看这些武士修为不怎么高,可架不住人多,对冥王剑无异于一顿大餐了。

眼见着还剩下二百多人,陈克换剑,开始了自我吞噬。

死者的气血不断献祭给陈克,灵魂也为贪牙戒的菊花所吸收,转而传送给陈克。

叮!

“恭喜您,吸收灵魂能量,魂值上限提升10点!”

叮!

“恭喜您,吸收灵魂能量,魂值上限提升20点!”

……

魂值上限的数值不断跳动着,等最后一个死者爆裂成灰,陈克归剑入鞘。

两百多人,补满了他的魂值,魂值上限也提升了500多点。

陈克散去一身的血气,意念一动,百里方圆覆盖在强大的意念之下。

十几个在外围试图逃走的武士,瞬间被无数的亡灵所吞噬。

这场战斗发生之迅速,之隐秘,甚至没有惊动白骨镇的守军,整个沼泽区始终死寂一片。

陈克意念再度扫过,确定没有漏网之鱼,这才打开空间门,一步跨越到苍云岭的祖龙学宫。

此时天色已黄昏,当陈克从一到峡谷中现身,顿时惊讶的发现好几道熟悉的气息。

吴九天山长来了?

他怎么把流云子和火云长老也带进来了?

陈克心里莫名一慌,赶紧换上一身宽松的衣衫,向着学宫山顶飞掠而去。

这就是遮遮掩掩不好的地方,原本祖龙学宫有此规模,吴九天山长会以为是天灵宗为代表的修行宗派赞助而成,而天灵宗的前辈呢,也只会以为是吴九天山长他们带来的一些变化。

可这两拨人突然间凑在一起,陈克的瞎话似乎只能重新编排了。

幸运的是,他有一个无所不能的万锅皆可背的“恩师”。

嗯,凡是解释不了的,往恩师身上推就是了。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