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这青色的异兽刚开始只是有些躁动,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暴动起来,不断用躯体撞击阴阳镇天鼎的镇压,发出轰鸣之音。

躯体上满是裂痕,不断有特殊的血液滴落而下,但这青色的异兽却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一样,发出古怪的嘶鸣之声,不断的发起攻击。

过了没多久,这青色的异兽就自己把自己玩死了,躯体僵直,没有了丝毫的气息。

“这是不能离开那株树吗?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有天王皱眉推测。

“难道这异兽体内有什么问题需要吗株树镇压?”

在场的天王都纷纷提出猜测,却难以得出一个结论。

“甭管如何,从这异兽身上找出屏蔽青铜星树感知的秘密才是关键。”有天王道。

其余天王顿时纷纷附和,明尊打开阴阳镇天鼎,那青色的异兽滚落在地上,震起大片的灰尘,化为了真身大小,本来在阴阳镇天鼎中被缩小了躯体。

明尊抬手,一缕耀眼的光芒从他手中浮现,无声无息,青色的异兽裂为了两半。

莹白色的血液流淌在地上,其中还夹杂着点点星芒,五脏六腑上都有类似星辰一样的闪光点。

骨骼最为奇特,几乎是透明,其中似乎有银白色的液体流淌,比血液的颜色深了太多。

明尊的眸中符文如海,开始推演,一旁的冥皇也是如此,一些天王也出手,企图探究出什么。

闭月羞花

………

远处,沈睿一行人在这里静静的观察,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明尊他们的行为目的却不难推测。

之前老狐狸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在推演食星兽身上的秘密,他们也想对青铜星树动手。”

沈睿对此没什么意外,宝山在前,要是明尊他们扭头就走,才是值得怀疑的地方。

“他们已经得占了先机,如果真让他们找到方法不就麻烦了。”帝江皱眉道。

“麻烦?那不是天大的好处,省了咱们这么多的功夫。”沈睿摇头。

“你要去和那两个家伙去争?打的过吗?”帝江怀疑道。

“咱们当然不行,可这漫天混沌雾中,你知道藏了多少老家伙吗?”沈睿一指遮蔽一切的混沌雾。

“你不会真以为这无边煞域只有咱们这点人吧。”

帝江沉默…有些咬牙切齿,你解释就解释,那么浓的嘲讽意味什么意思,我招你惹你了。

“先前明尊与渊族的那场战斗就不知吸引了多少老家伙,若是知道这里有这种至宝? 恐怕明尊与冥皇也后悔这么高调了。”

老狐狸有些幸灾乐祸? 之前就隐约在煞域感知到几尊熟悉的气息? 现在倒是感知不到了。

不是离开了? 而是隐藏的更深了。

………

一个月后? 青铜星树下? 一幅巨大残缺的躯体散落? 被拆散的七七八八? 到处都是血液和肉块。

明尊的手中有一块晶莹的玉符,上面铭刻着玄奥的纹路? 其中是镂空中? 有晶莹的液体在其中流淌,散发着点点荧光。

“第十七次? 这次应该成了。”明尊自语道? 而后他起身,走向青铜星树,一手托阴阳镇天鼎。

踏上星树,他很淡然? 一指点在星树的躯体上,轰鸣声响起? 符文激荡,一众天王顿时紧张的看向明尊。

青铜星树摇曳光辉,符文漫天,不过却没有针对明尊发出攻击。

顿时,一些天王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这代表着他们终于不用眼巴巴的看着宝山不能动了。

明尊倒是很淡然,从树上走了上来:“应该差不多了,还差夺取星粹的试验,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处理一些事情。”

一众天王有些疑惑…有些面面相觑,甚至一些多疑的天王甚至以为明尊要除掉他们,独吞此地。

“众位道友们,看够了吗!”明尊朗声喝道,一缕缕金色音波逸散开来,激荡了周边的混沌雾气。

声音在天际回荡,蕴含着道韵,一些天王色变,而一些天王则似乎早有察觉。

四周沉寂无音,一片漠然与浩渺,似乎茫茫无人烟。

“既然道友们不愿出来,我明尊也不敢探索这株异树,这是由异兽之骨血肉炼制而成。”明尊举起手中的符玉,随后指着那一团散落的血肉道:

“还有这异兽残躯,就一并毁去吧!”

明尊眸光一冷,就要动手,然而就在此刻,一股滔天的魔焰冲天而起,混沌雾中,有一尊身影踏了出来。

身处黑暗中,唯有一双眸子闪烁出幽森的光芒,高大的躯体周围,黑雾翻涌,让他显得狰狞而又强大可怕。

“战魔,你居然没死!”明尊脸色一沉,显然这是个熟人。

“明尊,耗费了不少时间炼制而出,何必就此毁去。”高大的魔影身处黑云中,只露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更加显得魔性十足。

“哼,有你们这些家伙想着当黄雀,我岂敢轻易的探索。”明尊森然道,态度很不好,似乎有旧怨。

“居然是这个家伙,居然还没死呢。”老狐狸罕见有些诧异。

“这家伙是谁…”沈睿疑惑道。

“我们都称呼他为战魔,具体的名字谁也不知道,他是渊海万界时代一处残破世界中成长起来的强者。”

“那世界条件艰苦,他以吞噬同类血肉为生,行事极为魔性,曾经被强者埋伏,打的**溃散,都以为他陨落了,没想到这时候第一个蹦了出来。”

老狐狸语气凝重,显然对这个战魔也很忌惮。

“怎么,吃过亏啊。”沈睿听出老狐狸语气中的凝重,调侃道。

“那场埋伏,正是我策划的。”老狐狸幽幽道,差点把沈睿噎死。

“不过他应该不知道,我藏那深,那场埋伏理应是一场阴差阳错。”老狐狸又解释道。

沈睿:“……”

帝江:“……”

“您老人家还真是谨慎啊…”沈睿吐槽道。

这老狐狸不知道有多少仇人在外面,这件事后不能与它呆在一起,省的被人暗地里拍了板砖。

沈睿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感谢来自系黑夜星辰老板的一百赏,谢谢老板支持!】

xiazaitxt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