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整个周家的族人,除了周芊羽一家,全都连忙惶恐地来到秦飞的身边,齐齐跪下,朝秦飞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吧。”

秦飞看到这一幕,耸了耸肩,淡淡地道。

“多谢大师!”

以周政兴为首的这些周家人都是些普通人,对武道界和术法界完全不了解,甚至不知道炼体境宗师是什么。

不过对于他们而言,像秦飞这样动动眼神就能杀人的就足够被称作神仙大师了。

“大师,刚才我多有冒犯,还请看在芊羽的份上饶了我。”

周政宗跪在地上多磕了几个头,脸上的表情布满恐惧和害怕。

他刚才对秦飞和周芊羽两人态度恶劣,甚至还让保安来将两人赶出去,凭着秦飞的手段,连杀那些黑巫门的人都轻而易举,杀他周政宗一个普通人,不更是随便吐口气就能让自己没命?

“算了,们既然是小鱼儿的族人,我可以饶了们这回。”

秦飞站起身来,负手而立,看向窗外淡淡道,脸上闪过一丝冷漠:“不过下次我要是还听见们敢用小鱼儿去换取家族的利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我们以后绝对不敢了!”

清新水嫩T恤短裙少女甜美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周政宗站起来,神情虔诚无比。

这时,周政兴恭敬地躬身弯腰,小心翼翼地看向秦飞:“大师,您这次杀了黑巫门的人,还有那黑巫门的少主,万一黑巫门上门报复该怎么办?”

周政兴毕竟是周家之主,他要为周家考虑,秦飞今天杀了这么多黑巫门的弟子,包括一个长老的儿子,黑巫门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尤其是那位张岩长老,在黑巫门都是出了名的护短,要是让他知道独生子张庆死了,绝对会暴跳如雷,亲自杀到昆城周家来。

“呵呵。”

秦飞不由得好笑地摇了摇头:“我这次来来云省,原本就是为了踏灭黑巫门的,他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保住整个门派不被我屠灭,而不是找们报复。”

“啊?”

周政兴瞪大了一双老眼,眼神越发惊恐地看着秦飞。

秦飞杀了几个黑巫门的弟子还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毕竟整个周家就只有他对武道界和术法界有一点了解。

武者和修法者尽管不多,但放眼整个地球,数量也绝对不少,有几个能杀掉黑巫门弟子的高手很正常。

但秦飞竟然开口就要灭掉黑巫门满门,这已经超出他的心里承受范围了。

黑巫门作为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隐世门派,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按照周政兴自己的猜测,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

先不说那些那位神秘的黑巫门门主,就是门中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随便出来几位,整个昆城的富豪都要把他们捧得高高的。

“大师,您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能够灭掉黑巫门?”

周政兴接着诧异地问道。

黑巫门如果真的能够被灭,对他们周家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一来周家能够摆脱黑巫门几十年的控制,二来周芊羽似乎认了秦飞作哥哥,有这么一位能够灭掉黑巫门满门的哥哥,周家未来的发展几乎可以说用腾飞两字来形容!

秦飞嗤笑一声:“一个小小的黑巫门罢了,灭与不灭,都在我一念之间。”

他前世在修仙界不知道消灭了多少超级修仙宗门,什么真武仙宗、太白仙门、昆仑仙门在自己面前连挣扎都不敢。

这些超级修仙宗门的宗主,尽是化神以上的超级大能,镇压一方星域的无敌存在,连他们都只能给秦飞俯首称臣,

要是秦飞灭掉一个地球的本土门派都做不到,恐怕连他自己都要被笑死。

看到秦飞淡定无比的模样,周家众人心中尽管半信半疑,但此时他们又哪敢出声质疑,都是只能连连点头赞同。

不过假如秦飞最后灭不掉黑巫门甚至被杀,他们也可以立刻调转态度,捧起黑巫门的臭脚,不管是在现代社会还是武道界,都是强者为尊,也没什么可丢脸的。

秦飞不想给这些周家人解释太多,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说给他们听也听不懂。

在没有看到自己滔天彻地的手段之前,这些周家人只会像墙头草般两边倒。

周芊羽这时却低声开口道:“大伯,飞哥哥除了是府南王,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西南军区夜狼特种部队的总教官,职位少校。”

“西南军区夜狼特种部队总教官?”

周家人的脸色再度巨变,瞳孔齐齐一缩。

如果说秦飞只是一个天府的首富还没什么,但如果他有了这个身份,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昆城首富廖家在昆城经营这么多年,背后的大佬也只不过是昆城的一把手,跟军队完全没有任何联系。

然而秦飞不仅拥有首富的身份,还有一个西南军区少校的身份。

周家人都知道,如果只是背后的靠山是少校还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秦飞他自己就是一位正职少校,这两者之间几乎不可相提并论。

简单说,秦飞靠山是一位军区少校的话,黑巫门可能并不惧怕,但如果这个人本身就是少校,黑巫门就要掂量掂量了,因为他可以调动军队去灭掉黑巫门!

黑巫门再神秘又如何,一颗地对地导弹就能轰掉,还挣扎什么?

周家人的表情,几乎完全懵逼了。

他们根本没想到,秦飞除了拥有神奇的杀人手段,还有这么恐怖的身份。

秦飞扫了一眼这群周家人,只感到好笑,昆城在西南都属于偏远城市,果然跟中海那些巨富比起来,就像是乡下人一般。

震惊之后,周政宗立刻令人在昆城最好的酒店订了VIP包间,然后一家人浩浩荡荡地来到酒店给秦飞和周芊羽接风洗尘,殷勤的态度跟之前完全是两个极端。

周政宗在饭桌上,看了一眼周芊羽一家三口,起身举起酒杯愧疚地道:“老四,是二哥对不起们,但那都是因为黑巫门的胁迫,们不要怪我。”

周政明连忙站起来回道:“二哥,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一家人。”

“唉。”

周政宗点点头,突然又神色惭愧地看着周芊羽道:“芊羽,二伯今天还有一件事要求,希望不要拒绝,哪怕让二伯给跪下都行。”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