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这一道指力凌空虚点,破体而出,距离宇文兰君虽有四丈之远,但瞬息即至。

尤其是指力无形,力道却不减分毫,十分厉害。

莫说是空有一身武功而不能淋漓发挥的宇文兰君,就算是孙伟这等身经百战的高手,若是不加以提防,恐怕也要死在这一指之下。

宇文兰君正挥着蕴含雄浑内力的粉拳逼退一个杀手,脚下后撤时,完没有预料到有人会突加袭击,眼看就要被杀。

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黝黑的铁剑自远方呼啸投射而来,好似一颗流星,一个刹那时间,刺穿宇文兰君身侧一个杀手的身体。

铁剑贯穿杀手的同时,强大的惯性力量带着他一个趔趄挡在宇文兰君的身后,恰恰以自己的身体帮助这女人躲过了必杀的一击。

噗嗤一声,凝聚,锋锐的指力刺入这杀手的身体里,迸溅出艳丽的血花。

在宇文兰君来不及躲避的情况下,溅了她一身,让这女人变得狼狈不堪。

不过她却毫无厌恶的情绪,反而十分兴奋和激动,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幸福。

如果不是这一剑,只怕她已经被这暗中击来这一指的高手点穿心脏而死了。

而这铁剑她也熟悉的很,口中念出一个名字,段毅。

而后一声清越的长啸如同龙吟虎啸一般响彻这片丛林,激起鸟雀走兽不知多少,声音传播的范围极广。

草地赤足美女淡雅清新写真图片

同时也吸引了东郊围场之内不知多少人的注意力。

一时间不少人停下手里的行动,纷纷带着人手朝着长啸的中心方向赶去……

这一声长啸的主人,当然就是投掷出这一剑的段毅了。

他自从发现了可能有人长时间潜伏在这围场当中后,便心生不安。

担心宇文兰君的安,连忙朝着记忆当中宇文兰君和白薇两女所在的方向赶来。

待到靠近时,他便听到了一声好似炸药桶一般充满着爆发力的咆哮,听声线好像是孙伟的,知道果然出了事情。

因此抽出嵩阳铁剑,抛下身下的骏马,使出岳王神箭的轻功赶路。

之所以弃马以轻身功夫赶路,主要是丛林当中,草木散落,道路崎岖难行。

纵然千里马也难以尽展所长,比驽马怕也强不了多少,反倒不如他使轻功来的快。

果不其然,段毅双脚如风,踩踏着粗木借力,在空中腾挪前行。

赶到现场后,就敏锐察觉到宇文兰君的情况不妙。

而他又来不及替她挡下这一指,所以灵机一动,以强横的力道,精准无比的手法和判断力,给宇文兰君找了个替死鬼,帮她化解了这一必死之局。

可以说,若无段毅,宇文兰君必死无疑。

这还不止,段毅单从那指力之强横,就能猜测出隐藏的那人武功必定十分高明,至少内功不是他所能比拟的。

所以特意气沉丹田,舌抵下颚,以真气鼓动胸腔,长啸而出,如闷雷回响,隆隆不停。

目的与孙伟的音波功对敌不同,只是单纯为了吸引围场之内散落在其他区域之人的注意力,召唤援手,效果其实就等同于宇文兰君被中途拦下的响箭。

待到段毅从虚空当中飘然落下,不但宇文兰君心下松了一口气,就连孙伟也轻松不少,负担大减。

宇文兰君自不必说,段毅拳败她前男友的事情也就是几天前才发生过的,所以她很清楚段毅的武功。

孙伟单见段毅刚刚一手投剑之术已经窥出段毅的几分武学修为,心下暗喜的同时,更加期待唐门的唐十九到来。

那位武功或许不高,但应对这种杀手,或许更加有办法。

与他对峙的那杀手似乎也没预料到竟然出现这么一头拦路虎,心下惊讶,也不敢妄动,继续和孙伟僵持。

隐藏在暗中之人也是没有料到段毅来势如此凶猛。

不但破了他必杀一指,还出声示警,瞬间让他们的处境变得艰难起来。

要么,孤注一掷,倾尽力厮杀,非得将宇文兰君弄死不可,结果未知。

要么,审时度势,既然事不可为,便趁着段毅等人投鼠忌器的时候,迅速撤离。

段毅依然十分镇定,从仰面朝天的杀手尸体上抽出嵩阳铁剑,紧握剑柄,横在胸前。

调整姿势后,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能迅速出剑,反应极快。

同时挥手示意宇文兰君往后退,如果真的战斗起来,他未必能照顾的好她。

宇文兰君妙眸生辉,十分顺从的后撤了大约**米的位置,紧张且期待的看着段毅。

还好,还好有他。

她的心中再无任何捉弄引诱段毅的心思,反而无比的感激他。

段毅的眼神凌厉,目光灼人,投放到右前方的一个阴暗角落,仿佛那里有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这就是刚刚那一道指力射出的源头,其内也藏着一个武功莫测之人。

段毅如今内功日渐深厚,但也绝无可能外放真气四丈有余还能碎石断铁。

所以单纯论内功,那暗中之人远胜于他,不能有丝毫大意。

除此之外,那门指法恐怕也并非普通武学。

无声无息,而又凌厉如斯,或许不及六脉神剑这等剑气武学,但在指法上,至少都是第一流的层次。

就在段毅还在脑海当中探寻那指法之来历时,暗中之人又有动作。

只听轻轻几道噗噗声传出,挡着的树叶被扫射飞扬,断口处犹如刀剑割划。

又是数道无形指力朝着段毅点来。

指法轨迹飘忽,不起丝毫波澜,犹如镜湖。

却有凝然的劲道透出,隐隐将段毅前后左右的退路封锁,唯有正面抵挡。

这一出手,动如雷霆。

段毅丝毫不惧,沉心凝神,虽难以目视无形指力,但肌肤感触却是骗不了人的。

手中铁剑铮鸣,出剑如电,一瞬之间在虚空当中刺出六剑,剑影重重,黝黑的剑光闪烁。

宛如春日里铺洒的阳光,无孔不入,又好似闷热夏日滂沱之雨,如缕不绝。

随即在空中发出啵啵不停,仿佛戳破气泡一样的声音。

同时激起一阵狂风,散向四面八方,卷动树叶沙沙作响。

那暗中之人点出的指力无一例外的被段毅破掉。

不过段毅挺拔的身躯也是微微一颤,握剑之手抖动,似乎被一股巨力打击。

随即压下所有的不适,双目更加灼热,充满了战意的看向那一团幽暗之处。

这一剑即是嵩山剑法当中的一路快剑剑式,如狂风骤雨,最高境界可一瞬刺出九剑。

再加上内气灌注铁剑剑身,就算是金铁也要被斩成两截,威力不俗。

纵然如此,却被外放的指力震的发麻,使得段毅再次了解到暗中那人的强大。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