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也许只过了片刻,也或许过了有半盏茶功夫,总之锁爷也弄不清到底是过了多久,才从无知无觉中痛苦醒来。

是的,齐宙凌的那一脚不知蕴含了多少劲力,竟让锁爷然昏死过去。

疼痛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锁爷尚未睁眼便觉着头痛欲裂。

手中的大铁锁丢在何处,他已无力关心,迷迷糊糊抱着自己的头,好一番抚慰。

鼻孔间长出着气,挣扎坐起,却觉着满嘴腥甜。

一张口,黏稠的鲜血哗啦倒出。

这一吓,锁爷总算明白过来自己是糟了多大的罪。

追随幽冥教驰骋江湖十余年,败仗倒也吃过,可何曾被打得这般窝囊,锁爷一回想方才的情景,仍心有余悸,若非自己生得壮实,恐怕早已咽气。

耳畔传来一声断喝,令锁爷再吃一惊,浑身打了个激灵,直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两丈前一处破碎的墙洞。

墙洞开在半丈高出,约莫四尺宽,八尺长。

半晌后,不见墙洞处有任何异样,锁爷这才渐渐平复下心绪。

日系清纯美女嘟嘴卖萌成表情包

半丈高的墙体,遮住了锁爷的视线,里边看不见外面,外面没人凑近墙洞往里张望,也是看不见的。

可以肯定的是,外边的兵戈碰撞声不绝于耳,自己好似被人遗忘了,也便说明自己暂时是安的,一念及此,锁爷心下大安,开始观察起周遭环境来。

身下,手边,脚前躺着碎裂的砖石,折断的木架和散乱的药草。

毫无意外,那些碎裂的砖石是从那墙洞落下的,而木架和药草为墙后之物。

看着破碎的墙洞,锁爷便能感觉到肩颈部和背部传来的阵阵疼痛,想必把汗衫褪去,便能看见自己的背后满是淤青,好在骨头并未出现断裂。

他不由庆幸,自己撞上的墙足够结实,而且不是撞在梁柱上,否则,且不论是这天璇殿的梁和柱更为粗壮,还是他这两百五十斤的身躯足够份量,单论结果,梁柱不毁,他定伤及内脏,梁柱若毁,恐怕大殿将倾,殃及性命!

锁爷再不敢胡思乱想,借着从墙洞处溜进来的月色,左右张望,试图转移注意力。

怎知,这一看,却令他彻底呆住了。

天璇殿的内部构造,实在是简单朴实,直由四面白墙砌成。

如此简单的构造,内部的陈设也并不复杂,四面墙皆陈设着木架。

墙有多高,陈列架便有多高。

有多少陈列架,便有多少药草。

可谓满墙皆为木架,满列均是药草。

墙是如此,那大殿呢?

进入眼帘的是又一堵“墙”,此墙有两丈多高,由陈列架构成。

只是这回,架子上除了能瞧见药草之外,另有盒状物和瓶瓶罐罐之物。

那堵“墙”离锁爷所处的位置有四丈远,他这才发现原来已有一堵“墙”被他给撞倒了。

如此见来,这天璇殿,非但四面墙都是药草,便连殿中也部成列着药草丹药。

无外乎这儿是云天观的重地,如若说后山的宝华洞是云天观的丹药宝库,这里便当是个超级丹药和药草的存库,少说也有上千药草存储于此,就不知是否有丹方在这了。

目光往地上一扫,只见被他撞到的“墙”上物事自也散落一地。

在临近身侧处,瞧见了三两药瓶。

这些是完整的药瓶,在其周遭不远处还有相同颜色的破碎药瓶。

锁爷伸手一探,将药瓶卷入手中。

先打开一瓶,将当中药丸倾倒而出。

十数颗豆大的药丸,在锁爷厚大的手掌中宛若米粒。

他摊平了手,将药丸凑近鼻间细嗅,没闻出什么味道,反而险些让鼻子“偷吃”了药丸。

寻思着云天观上的丹药都是宝贝,而且比幽冥教中的丹药对人体较无损伤,便极为干脆地张口一吞。

觉着没咂巴出味道,便囫囵下肚,他又把另两瓶药丸也倒出服下。

在幽冥教没少服过丹药的锁爷,但也知道怎么充分发挥丹药之效。

待丹药入胃后稍稍催动真气,令药丸尽快化开。

不出一盏茶功夫,锁爷便觉着分明不热,可却体肤冒汗,嘴中泛津,膀胱有胀感,急需小解!

锁爷心下默认这是良药药效,便也默默忍着。

可实在憋不出后,便站起身来,准备寻个角落解决人生之急。

怎知,长久未动,脚已发麻,没走出两步,便咚隆跪地。

手触一物,发现是一桑皮纸,便也顺手取来,虽是小解,可他还是挺注重此方面卫生的。

再次站起身后,他并未着急前行,而是站在原地,活动开腿部经络。

忽而瞥见纸上有字迹,遂取近眼前细看。

只见纸上写着,“清火丹:味甘,微苦。清热生津,消肿排脓,益肾利尿。”

锁爷皱了皱眉,回想这药丸的味道,并未有何感觉,只是这药效似乎和纸上所写一般无二,莫非……

不及锁爷多想,一股强烈的尿意涌上心头,手上一哆嗦,纸便轻轻飘走。

锁爷再无法顾及许多,当即解开腰带,就地开闸泄洪!

一阵细响后,锁爷仿佛从地府边缘重归人境,从未感觉人世间如此美妙。

“消肿排脓,至少还有点用不是吗?背上的疼痛至少不那么疼了,云天观的药丸果真非同凡响。”

锁爷心下正安慰着自己,转念一想,云天观的丹药既是如此非凡,那这偌大的殿中,必然有治疗伤势的丹药,加之丹药有注明用途,自己或能靠这些丹药再做一回好汉了!

动了此念,锁爷便四下张望,盘算着从哪里寻起,眼前突然一暗一明,旋即惊觉有人从洞口跳入殿中!

回身一看,来人是一白发苍苍略微佝偻着背的老者,正是云天观的二长老齐地福。

虽是正对着月光,可锁爷却依稀能看见,齐地福嘴边挂着的血迹,看来他似乎是受了内伤。

是进来避难了?还是看自己是否已不能动弹了?

诚如锁爷所料,齐地福确实是受了内伤,只不过这伤并非被打出来的,而是累出来的,他本便气力不济,在如此长久的对局下,凭一口气强撑,被齐宙凌救下后,那口气便也松了,他整个人似垮了般,再不复先前之勇。

在外边非但难给齐宙凌或是齐洪力帮上任何忙,还成了师侄们的累赘,在云章的掩护下,他进入天璇殿中,是为确定锁爷的情况。

见其竟有余力起身,齐地福也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便定住了神,举剑朝锁爷刺去。

锁爷手无寸铁,却心无惧意,他已瞧出齐地福脚步不稳,气息凌乱,显然也是强弩之末。

待剑临身,他便双手合十,将剑牢牢夹住。

再一掰,一抽,一摔!

齐地福的剑立马被甩出数丈开外,而他对此压根没有抗争之力。

齐地福眉宇间闪过一丝狠色,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气息正逐渐萎靡,此役消耗过剧,他很可能熬不过今晚。

对于此生,他基本知足,若今夜便将撒手人寰,那他的唯一心愿便是希望云天观能撑过今晚。

而现下,他还有能做的事。

齐地福调动起浑身每一块肌肉,凝聚起余下功力,向着锁爷推出一掌!

常年出生入死,锁爷对这等危险的气息有天生的敏锐感。

直觉告诉他,齐地福要同他玉石俱焚!

他仓促凝聚气力于掌上,同是一掌回击。

两掌相对,齐地福的手掌大小还不及锁爷的四分一,似乎只要锁爷能将齐地福的手掌轻易弯折。

可事实并非如此,那饱含信念的一掌并非看手掌大小得以衡量。

锁爷的手掌动弹不得,便是连身子也无法动弹。

让他心下稍安的是,齐地福同是如此。

二人对掌,成了僵持局面,谁先撤力,谁便当受创。

就在此时,只听殿外传来一声疾呼,“二师叔,殿中情况可还好?”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