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中年女老板拿起龙尘手中的中品灵石,翻转了一圈,目光无奈的摇摇头,道“小兄弟,不好意思!”

说着她便将那灵石再次放在龙尘手中,道“我看这位小姐穿着这套衣服真的很合身,不如这样,我再给便宜一万金币,九万金币拿走。”

不得不说,这个老板实在,她这么一说,龙尘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摸摸鼻子,正准备说些什么,可就在此时,一个身形俊朗的偏偏青年,带着一个身着碎花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

“吴少,您来了,快请坐,您有什么需要,直接给我说!”说着女老板还看了眼吴少身旁的年轻女孩。

她这里是买衣服的店铺,带着女人来这里,自然也是为了买衣服。

可是她的话还未说完,那吴少的眼睛便是一亮,看着洛雨萱,眼睛中露出浓郁的诧异之色。

很快,他变收回目光,看向老板,指着洛雨萱,道“我就要他身上的哪一种衣服,这还有吗?”

闻言,女老板脸色一苦,道“抱歉,吴少,那位姑娘身上的衣服便是我们店中的孤品,再无第二件。”

“哦?”

吴少闻言,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昊哥哥,我要嘛?”

游乐园少女

“我就要那件衣服!”

吴昊身边的女孩听到是孤品后顿时心中着急起来,刚才一进来她也是被洛雨萱的美丽惊呆了,不过好在她是女人,倒也很快回过了神。

可是吴昊就不一样了,他竟然自从进来,一眼都没在看过自己,这让一向自负的女孩心生嫉妒。

被女孩纠缠,吴昊看向老板,“已经卖给他们了吗?”

被吴昊这么一问,女老板到是不好说了,虽然龙尘和那女孩决定要了,但是却没有付钱,而且似乎两人也没有钱。

看到女老板犹豫,吴昊哈哈一笑,道“他们还未付钱吧?”

被吴昊这么一说,老板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兄弟,这件衣服让给我们可好?”吴昊来到龙尘面前,看似是在和龙尘说话,但是眼睛却在洛雨萱身上放着。

“不好!”

不等龙尘说话,洛雨萱便淡淡的拒绝了,来到龙尘身边,紧紧的搂住了龙尘的手臂,像是在示威一般。

龙尘搂着她的纤腰,对吴昊道“让就不必了,我们自己要买。”

“呵呵,那倒是可惜了!”

吴昊潇洒的转过身,在他身旁那女孩不悦的神色下,开始在店铺中转悠了起来。

老板抹了把虚汗,道“们赶快交钱离开吧。”

龙尘闻言,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那个吴昊,低声道“那个吴昊是不是这炎火城吴家之人?”

女老板闻言,重重的点点头,压低声音道“他就是吴家的二少爷,一个好色之徒。”

“呵呵……”

闻言,龙尘不屑的摇摇头,再次拿出那枚灵石,道“老板,这个东西足够的十万枚金币了,我不会骗。”

“小兄弟,这东西,我真不会要的,如果真没钱,那就把衣服给我脱下来吧!”

老板也是无奈的吸了口气。

“呵呵,原来是没钱啊,既然这样,那就把衣服脱下来,我们要买了。”

不知何时吴昊走了过来,他怀中还搂着那个女孩,一脸淡然的说道“拿一块破石头,就像买到这么好看的衣服,兄弟,这骗术不到家啊!”

“是吗?”龙尘文眼,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淡淡的道“原来是个凡人,难怪不认得此物。”

龙尘无奈的抛了抛手中的中品灵石,旋即收了起来,想了想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看起来光华闪烁的宝刀,在哪刀鞘上还镶嵌着几枚拇指肚大笑的宝石。

“这个怎样?”

龙尘把那短刀递给老板娘,老板娘看到龙尘像是变戏法似的就将东西拿出来了,心知自己这次遇到了神仙般的人物,顿时心中激动起来。

她双手接过那把短刀,眼睛却盯着那个短刀上的五枚红色宝石之上。

“如果想要这些宝石,我可以把它们扣下来!”

龙尘淡淡的道。

“且慢!”

就在此时,从门外再次传来了一道声音,下一刻一个身着紫色衣袍的男子搂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他走近店铺后,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定格在了龙尘手中的那把短刀之上。

“四品武器,兄弟,这把刀卖吗?五十万金币!”

男子看着龙尘手中的短刀,眼睛闪烁着兴奋之色。

“四品武器,没想到居然是四品武器,实在是太好了,有了这把四品武器,我回去就能跟老头子交代了。”

心中如是想着,他看向龙尘,道“怎么样,小兄弟,不够我再给加价。”

“轰!”

听到他的话,店铺中一片寂静,尤其是那刚才还洋洋得意的吴昊,更像是吃了死苍蝇一般,脸色难看的要死。

至于那老板娘,则更像是失了魂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目光呆滞的看着龙尘,直到很久她才长长的吸了口气,对龙尘道“这位小哥说笑了,您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敢要,不过如果小哥能帮我一个忙,我到是能将那件衣服免费送。”

“哦?”

龙尘闻言,嘴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仿佛已经知道了女人要说什么一般。

的确,他在之前进门的时候,灵魂之中就感应到了,在这店铺的二楼上还有一个气息微弱的女孩,现在想来,这女人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的武者的身份,这才开口这么说的。

果然,女人提到伤心事,对吴昊和那男子,施礼道“二位客,今天小店不营业。”

“哼!”

吴昊刚才被龙尘的手笔震动了一下,忍不住狠狠的瞪了眼龙尘,又看了眼一脸平静的紫衣青年,道“王锴,这是要拆我的台啊。”

“哈哈,吴昊可是说笑了,我跟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必要拆的台?”

“呵呵,是吗,如果不是来拆台的,那么请现在就离开。”吴昊冷冷的说道。

“呵呵……”王锴淡淡一笑,摇着头,道“这地方是吴家的吗?”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