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恶鹰上,一名军官跳了下来:“麦孔将军,可以到王都城了。”

乘着迅猛恶龙的麦孔举起剑:“部队停止前进,通信兵,马上将我们先前军队的行军情况向幕托索将军汇报,问他是不是可以发动进攻?”[]

通信兵很快摆好通忆石,草地上也画好了空间魔法阵。片刻之后,通信兵道:“将军,慕托索将军让我们再等50分钟,点0我们将面发起进攻。”

“好,那就再等50分钟,部队加紧休息!”

士兵们纷纷下马,喝水的喝水,吃东西的吃东西。

在辛得摩尔正南方,莫尼卡所率先头部队也已到辛得摩尔城。站在山坡上的埃达对父亲道:“辛得摩尔城的城墙虽然高大坚固,但这里地势易攻难守,对重甲骑兵的进攻非常有利。”

手持法杖,身穿魔袍的桑德罗道:“可是我们的重型部队行军太慢,目前先头部队大多都是轻骑兵,王都的城防对我们伤害太大,总督真的要十一点半发动进攻吗?这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啊。”

莫尼卡道:“我知道的担忧,但打仗讲的就是出其不意的速度,如果等我们的重甲部队赶来,王都就早有所准备了,这反而对我们更加不利。”说着他又了手里的怀表上的时间:“问一下其他两省的先头部队已经到位没有。”

埃达道:“父亲,前锋战太危险,就不要参与了,由我替作战。”

“可以,罗杰,来担任埃达的亲卫。”

身后的罗杰点头:“是。”

过了一会儿,通信兵回来道:“总督,慕托索将军和梅洛总督的先头部队正在陆续集结,他们说要给王都来一次出其不意的强攻。”

高马尾甜美清纯森女系列高清写真

……

王都城里,睡得昏昏沉沉的冰稚邪总算是醒来了,下了楼便见正在忙碌的琳达。

“da

ling,醒来了。”

“几点钟了?”冰稚邪

ou了

ou额头,着窗外耀眼的阳光。

“快中午了,再过会儿就可以吃中午饭了。”琳达扶着冰稚邪坐下:“这里有点零食,先吃点吧,刚才阳炎和疾风他们来过了。”

“疾风。”

琳达道:“嗯,他还说了一些情况信息,我告诉吧。”

冰稚邪话听到一半,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十分吵闹的声音,奇怪道:“发生什么事了。”

琳达心中一动,道:“不会是南方的军队打过来了吧,疾风说……”

话没说完,冰稚邪便跑了出去,刚出n便听见响彻王都城的号角声。

琳达跟着跑出来道:“是战争号角,南方的军队打过来了!?”

突来的号角声,沉重的压迫感,生活在辛得摩尔这座王城的居民,今天再次面临战争危机。霍尔斯和他的手下抬头着天空上划过的粉红se光团缓缓落下,打在了王都城半空的护罩上,那是魔力投石车的炮弹,而战争来得是这么的突然,毫无征兆。

冰稚邪回头了一眼琳达:“有事情要做了。”

……

辛得摩尔城外,一只只飞翔的守护毫无征兆的飞上半空,列阵的轻骑兵驰骋在王都外的旷野上。高高吹响的攻击号角,原o猛玛上声音雷动的战鼓,纷至沓来的兽蹄和无数种不同的兽吼鸟鸣,这一切都标志着代表着王都之战已经来临。

“听着我的勇士们,拿出们的勇气和意志建立不朽的功勋,王都就在眼前,为了我们的国王,勇敢的冲锋吧!”指挥官们站在一只只巨兽身上,用他们所能想到的语言ji励士兵们的士气。

冲锋的骑兵分成百人的小股穿梭在城外的平原上,他们清理着巡游在郊外的巡卫,手中游猎的弯刀清理着反抗者的生命。

“怎么了?”王都外的巡卫一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大军给吓住了,大叫着跑向城n:“快跑,暗武侯进攻王都了!!”

对王都人来说,多年前暗武侯攻陷王都的事让太多人有了心里yin影,即使现在这些巡防逻士兵们经乎没有亲身经历那次的战役,但当年的事已经深深扎根在他们心里。

“快跑,跑回王都的城防下去!”士兵们拼命的跑,他们知道王都的城防是非常牢固的,仅管王都不是前线的要塞,但经历了暗武侯的叛luan,城里的防御工事并不逊于前线战场。

王都城墙上,听到南方军进攻消息的塔里斯匆匆赶来,他跳上城墙上的哨岗,对身边副官道:“望远镜。”

副官里瑟将单筒的望远镜递到了他手上。

塔里斯拧长镜筒了:“敌人好像不是很多,旗帜是莫尼卡的军队。”

这时有一伙人走进了岗楼,里瑟道:“司令官银煌军四位将军来了。”

银煌军的红发范恩说道:“司令官,西南、东南方向发现了四股敌人,人数大概在5000至000左右。”

“5000至000人,也就是说他们的总兵力大约在40000人左右吗?”

“司令官要怎么办?有什么战术计划吗?还是出城作战?”银煌四将之一的德莫斯问。

塔里斯道:“不,等他们靠近了,进入我们的城防范围,然后狠狠的教训他们。里瑟,联系银煌军的军营,问问底斯曼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瑟马上离去。

塔里斯又道:“几位将军,让们的人守好东、西、南三个方向,虽然们昨天晚上才接管城防,但对们银煌军jing英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

四人了一眼,杰特尔和德罗奇分别离去,红发范恩说道:“昨夜接管之后我们已经完掌握了城防体系,塔里斯司令放心吧,众将誓死捍卫王都城。”

塔里斯又拿起望远镜着了起来。

旷野上,郊外各村镇的卫兵都被清敝干净了,他们不是逃了就是投降,空中地下完成了南方军所掌握的范围。

莫尼卡之子埃达追着一伙残兵猛打,随shi的亲卫罗杰赶紧跟了上来道:“埃达别追了,再过去就进入王都城的城防范围了。”

话刚说完,轰的一声,一枚魔岩炮弹远远的直轰而来。

“小心!”罗杰压着埃达往地上扑,强大的爆炸气ng连人带土把他们冲飞了老远。

罗杰拍了拍身上的土,耳朵里满是嗡嗡的耳鸣声。

“呃……”埃达站了起来。

“埃达,没事吧?”

埃达摇了摇头上的泥土:“没事,王都的魔岩炮打得好远,不能追击了。”

小山坡上,莫尼卡同样用望远镜着远处的情况,对身边的人道:“通知下去,让冲在前面的骑兵不要靠近城墙两千米范围。”

“是。”

旁边一副将道:“总督,我们的攻城器械还没到,现在只有少量装备,强攻王都会损失惨重啊。”

另一人道:“攻城装备和重型部队至少还得5至24小时才能到,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抢占王都周围的有利地势,做好打长久战的准备。”

“打长久战?”莫尼卡道:“王都附近又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的军队连续行军数天赶来,粮食补给都跟不上,还想在这里打持久战吗?”

“但是我们……”

莫尼卡打断他的话道:“我几省联军远程奔袭到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打王都一个措手不及,以求速战速决,围城拒守只会坐困围城,这不是一个好的战术。”

副将问道:“那我们该怎么攻进王都城,总督?”

莫尼卡道:“我们是为国王来清除叛臣的,所以不用进攻,王都的城n自然会为我们打开。”

“这……”这位副官我,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心说王都里难道有内应?

忽然一名传令官跑来了:“总督,麦孔将军传来消息,他们在西南面遭遇大股敌军攻击,请求我们立刻增援。”

“西南面,是银煌军营,是银煌军吗?”一将领导道。

莫尼卡道:“传令军,留三千人在这里策应,其余人跟我去支援莫托索的部队。”

西南方向,麦孔所领的七千军队正在和突然出现的敌人殊死的厮杀。

“弟兄们,给我杀,杀~!杀光这些银煌军,我倒要是我麦孔带的兵强,还是号称帝国王牌军的银煌军更强。”嘶喊的声音下,锋利的军刀一刀刀砍进冲来敌人的身体里:“银煌军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不要怕他们,给我杀!”

兽的吼叫,刀兵的碰撞,双方的军队jiao错在一起,形成了hunluan的厮杀。

“将军,将军。”随护的亲卫队长跑到麦孔身边道:“将军,这些人穿的盔甲和图徽好像不是银煌军,是辛得摩尔的城防卫戍军。”

“城防卫戍军?……”麦孔放声大笑:“城防卫戍军说得好听是军队,其实不过是城n的,讲战斗力也就比治安官和平民强一点点,就算人数比我们多,我麦孔的部队会输给他们的,给我宰了这帮少爷兵!”

“杀呀~!”士兵们放声大喊,第一场大规模jiao锋立刻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

!#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