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盗跖脸色一僵,胸膛起伏不定,强压下怒气:“前辈,我虚灵组织为灵界…”

“谁说你们虚灵组织了,我说的所谓的虚灵十三大盗,身为虚灵支脉之一,居然号称什么大盗,简直丢人!”

那老家伙喝道,这算是陈年旧事了,当初虚灵组织残破的七七八八,虚灵十三大盗其实已经算是正统传承了。

只是后来,古家老道主重组虚灵组织,虚灵十三大盗才成了支脉行为,其中的很多事情都已经没法考究了。

不过,盗跖的这个身份的确是对的,盗跖浑身颤抖,显然气的不轻。

“虚灵大盗的几个首领都死在了对抗异族的战斗中,倒也不愧虚灵之名。”古长生低声道。

“那这个老家伙还在叽叽歪歪。”沈睿丝毫没有遮掩,就这么问了出来。

那老家伙眸光横移,直接看向了沈睿,澎湃的气息涌来。

沈睿冷喝一声,同样可怕的气息汹涌而出。

轰!

两者的气息碰撞,甚至扭曲了这片小世界,恐怖的气息让一些生灵感到惊悸。

“敢横压我,活腻了!”沈睿眸光一冷,大步踏出,浑身璀璨,无尽的气息几乎冲破了此处的空间。

灵动学生妹的可爱私房

古家三叔瞳孔收缩,竟然不禁后退了一步,这让他感到耻辱。

“是你!”古家三叔凝神,认出了这个年轻人。

一个可怕的年轻人,不可得罪的年轻人。

古长生此刻一步踏出,微笑道:“三叔。”

一些生灵心惊,这个家伙是谁,居然逼退了古家三叔,这可是刚刚突破极境的强大存在。

虽然看似年轻,说不定已经是万年的老怪物了。

“啊…我知道他是谁了…”一声惊呼响起,一尊帝者面带惊色。

“他是沈睿…那个传奇…”他开口道,满是震惊。

因为上次听说他的消息时,对方还是帝境,现在就可以逼退极境天王了,这是吃了龙肝还是风髓啊。

“不知道要对实力强的人保持尊敬吗?上来就横压我,找死啊!”沈睿不满道,满是桀骜。

古家三叔脸色铁青,他何曾被这样呵斥过,本来想缓和局面的心思也淡了,不由得回应:“乳臭未干的毛孩…不明白…”

话未完,他的瞳孔收缩,因为沈睿已经极速而来,一拳直奔对方眉心,看似很平常,普通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可在古家三叔的眼中,这就是一颗大道星辰,可怕无比,缭绕着无边道则,可以将他打死!

他的心神震撼,勉强抬手相抗,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响声,古家三叔倒飞了出去,大片璀璨的血液喷溅而出,他的手臂直接断了。

沈睿不想破坏盗跖的宴会场所,没有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神通,只是纯粹的肉身之力。

“老家伙,还想着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虚伪场面呢,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坐上去当吉祥物,要么死在这里。”

沈睿一脚踏上他的胸膛,一道道雷霆锁链噼里啪啦钉进他躯体中,同时封禁了对方的修为,以免他破坏了这里的风景。

古家三叔心中惊骇莫名,这种姿态又让他十分愤怒与耻辱,他看向古长生,希望他站出来。

他自然不是希望古长生站出来和沈睿打,而是代表古家老道主的态度,阻止沈睿。

古长生皱眉,低声道:“毕竟是我和玲珑的血脉亲人…”

他没有搬出来古家老道主,而是打感情牌。

“所以我才给他选择的机会,不要再说了,否则我就带着小白虎去你家转转了。”沈睿冷声道。

古长生瞳孔收缩,脸色一滞,对古家三叔摇了摇头。

沈睿在帝尊中心中的地位或许还有些意味莫名,但小白虎绝对是不容置疑的。

而古长生清楚的知道小白虎把沈睿看做自己人,至于他,不过是半个仆人罢了。

如果沈睿真的带着小白虎去古家捣乱,古家不会有任何的反手之力,甚至古家老道主也不好动手。

“一个刚刚突破的极境,出来蹦跶什么呢,老老实实做吉祥物不好吗?”沈睿暗中发力,让对方吐出来一口大血。

围观的生灵瑟瑟发抖,什么时候极境天王都只能做吉祥物了?

“时间快到了,生还是死!”沈睿眸光幽深无比,古家三叔感受的到,对方真的会动手。

他屈辱无比,脸色涨红,出声道:“我选择…生!”

此刻沈睿倒是没有再次嘲讽,反而点了点头:“明智的选择。”

他轻轻一踏大地,古家三叔被轻轻震起,而后他一脚踢出,轰隆一声,古家三叔直接飞进了主位之一,动弹不得,真的只能做一个吉祥物。

场中气氛此刻寂静了下来,沈睿抬头环视四周:“今天是我兄弟盗跖和朋友玲珑的主场,我不想看见有什么人捣乱,希望大家给我这个面子。”

无人敢和他对视,古家三叔还在后面瘫着呢。

“盗跖兄弟为人谦逊,我们恭贺还来不及呢。”有人附和道,嘴脸令人厌恶。

不过,随后大家纷纷这样回应,夸赞盗跖与古玲珑,把他们夸的像是绝世无双一样。

盗与古玲珑对视了一眼,意味莫名,只能不好意思的回应,顿时恢复了一派祥和的感觉。

至于古家三叔,已经被所有人都选择性的忽略了,现在是沈睿强势的时候。

沈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没有说话,眉头紧皱,丫头有些担心,靠了过来,挽住了沈睿的胳膊。

沈睿对她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笑意,刚刚随着他对古家三叔出手,心中的郁气不仅没有散尽,反而越来越厉害,甚至有种把所有人都宰了的感觉。

要不是有玉佩的影响,说不得真要做出一些什么可怕的事情。

“看来这种方法不行,在这样搞下去,我心魔就要衍化出来了。”沈睿心中揣摩,仔细的感悟玉佩所带来的清凉,慢慢的平复了心境。

“你的问题不小啊。”古长生若有所指。

沈睿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我刚刚想起来,你是不是比古玲珑的辈分要高啊。”

“我与盗跖是兄弟,那我该喊你什么呢?你来这里,不会是期待这一点吧?”

xs1234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