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不不是,白师兄,您先息怒!”

其中一名弟子浑身一颤,连忙摆手而笑。

“白师兄的话我们自然是听到了,只是只是您那魂武堂与镇神殿的事情目前还在调查当中还在调查当中啊”另一名弟子也忙笑着说道。

然而这话一出,执法堂内部走出来传来一个声音。

“陈凯枫,快,把这本记录送到宗主那,长老忘记拿了。”

话音落下时,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那身影的手上赫然是握着一本泛着光晕的书籍,那书籍上赫然书写着几个大字。

“魂武堂案件。”

“啊?”

这两名弟子瞧见那人及其手中之物,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冲了过去,想要将那人推进去。

来不及了。

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

只看白夜抬手一抓。

嗖!

那身影手中的书籍当即飞了出去,稳稳的落在了白夜的手中。

白夜当即翻阅了起来。

然而只是一眼,白夜的脸色便变得冰冷至极。

“正常比武切磋?”

白夜眼神充斥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戾气,人抬起头来,盯着二人,沉声说道“你们执法堂居然把这件事情定性为正常比武切磋时发生的意外?我魂武堂一百多号弟子修为被废,手脚被斩,只是比武切磋时发生的意外?”

“师兄,您请息怒您请息怒”一人急切喊道。

“师兄,我们只是弟子,可决策不了什么,这是长老的意思啊。”另一名弟子也急切喊道,边说话时,额头上还不断的冒着冷汗。

“你说什么?这是匀青叶的意思?”

白夜眉头顿时紧皱。

“是的”

“不过白师兄,您是不知匀长老的良苦用心呐。”那弟子忙解释道“群宗之战,我们神天殿损失惨重,弟子陨落颇多,且群宗之战虽然结束,但外患未消,无数势族依然窥视我神天殿,其实匀长老知晓事情的前因后果皆为镇神殿先挑起的,匀长老也很愤怒,但如果这个时候严惩了镇神殿,先不说会引起宗门恐慌,人心不稳,且也会让宗门的一大战力暂时失效,这是敌人最愿意看到的事情啊!所以所以匀长老决定,暂且先压下这件事情,待解决了外患,再严惩镇神殿人,所以师兄,请您息怒,息怒啊”

这话一出,倒很有道理。

只是

白夜还在这书籍上看到了一个独特的名字。

他瞳孔微凝,旋而盯着那弟子沉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当然是真的”那弟子脸色微白,但却有几分底气不足。

“你确定?”

白夜眯了眯眼,倏然抬起手来,那手中爆发出一团雪白的光晕。

这些弟子见状,无不骇然失色。

他们还记得这是什么。

这是白夜在牧龙殿内所施展的测心术之招法。

只见白夜面无表情的将手摁在了那弟子的胸口,人是冷冷说道“我要你再重复刚才那句话!然后告诉我这

一切都是真的,你没有撒谎!如果你能这样做,那这件事情我会息事宁人,我白夜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还不至于冲动到那种程度,可如果我发现你们还敢骗我!那么,莫说是镇神殿,连你们,我也会一概抹除!你们信不信,我就算杀了你们,宗门也绝不会治我的罪?”

这话一出,人们吓得浑身疯狂颤抖,一个个是头皮发麻,几乎快要疯了。

那名弟子更是不住的哆嗦,人再也承受不住了,急喊道“师兄,师兄我坦白我们坦白”

“是是大长老施压的!是大长老施压的!”另一人也颤抖嘶喊。

“果然。”

白夜眼神一定,神情冰冷至极。

如果说没看到这份档案,白夜还真会相信了这些弟子的说辞。

然而这份档案上却出现了一个名字。

圣心君!

那是镇神殿长老的名字,也就是太上神天殿首席长老!

这个档案是匀青叶亲自撰写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的悲愤与无奈,而他故意写出这个名字,也不过是想要告诉神天殿主,这件事情有圣心君的介入。

“为何骗我?”

白夜将档案合起,丢给了那名弟子。

那弟子踟蹰了下,低声道“是长老交代的。”

“匀长老?”

“是的长老知道调查结果是瞒不住您的,说如果您问了起来,就用这套说辞,无论如何,至少是希望你能息事宁人!虽然这套说辞是编造的,但有一点是真实的,那就是我神天殿当下的情况并不算乐观,长老担心师兄您一时冲动,去镇神殿闹事,怕您触惹了首席长老而葬送性命,所以希望能劝下您”那弟子叹气道。

“原来如此!”

白夜点了点头“倒没想到匀长老还真是用心良苦了!”

“所以白师兄,请您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我们知道您的实力非凡,也都为曹赢礼他们而感到心痛,但那到底是镇神殿,与镇神殿作对,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先不说首席长老威势如何,单单就说那麒师兄就不是我们能招惹的。”说到这,几名弟子的脸色都颇为苍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白夜眉头稍动,却没有说话。

他思绪了片刻,默默点了点头后,竟是 转身直接离开。

几人见状,无不是如释重负,急忙抱拳。

“恭送白师兄!”

很快,白夜的身影离开了这些人的视线当中。

“终于走了?”

“差点没吓死我!”

门口的两名弟子纷纷松了口气,但很快,他们猛然转过身,朝后头还一头雾水的那名执法堂弟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你这个混蛋,差点害死我们知道吗?”

“我我做了什么?”那弟子一脸的呆滞。

“你连你做了什么都不知道?长老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白师兄,结果你倒好,居然把档案拿出来了!如果白师兄一下冲动跑去镇神殿闹事,且出了什么意外,那咱们如何向长老交代?”

“好了好了,付师弟也不

是故意的,没事了,我看白师兄也不是那种冲动之人,他应该知道镇神殿的底蕴,你看,他这不是回去老老实实待着了吗?不会出什么大事的!”旁边的执法堂弟子笑呵呵道,旋而冲着那弟子道“付师弟,你跑一趟吧,去给长老把这档案送去。”

“好吧。”

那人还一头雾水,但没有多说什么,拿着档案便离开了。

而此刻的镇神殿前,早已是人山人海。

一群穿着牧龙殿服饰的人正立于殿门前,大声嘶喊了起来。

“请孙昊师兄出来!”

“请孙昊师兄出来!”

声音整齐,如同浪潮般涌动。

几名镇神殿的弟子从里头走出,扫了眼外头的人,无不是冷笑连连。

“我道是谁呢,没想到是牧虫殿的一帮废物!一大清早的你们在瞎嚷嚷什么呢?不知道 各位师兄师姐们还在修炼吗?统统给我滚!”一名留着寸头的魂者冲着牧龙殿人大声喊道。

然而,牧龙殿人纹丝不动。

其中一人盯着那寸头男,冷冷说道“孙昊师兄不出来给我们牧龙殿一个说法,我们绝不会走!”

“说的对,今日若是孙昊师兄不给我们秦师兄一个公道,我们绝不会罢休的!”

人们义愤填膺。

镇神殿的人皱眉连连。

那寸头男是勃然大怒,跳起脚来大骂道“一帮废物,你们这是要造反吗?再不滚,老子把你们也统统废了!”

“若是镇神殿真要如此,那来吧!我们牧龙殿虽然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我们绝不会退缩!”

那人再吼,且是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

寸头男几人见状,当即脸色铁青,无不是咬牙切齿,却是不敢动弹。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满是戏谑的笑容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

“既然这些人真的想死,那就成他们吧!你等听着,现在就给我出手,把他们统统废了!”

话音一出,所有人无不是心惊肉跳。

牧龙殿的人瞳孔紧缩,急望镇神殿大门。

却见连洁颜与徐武等人已是走出了大门,正满脸笑容的望着这边

“连洁颜!”

无数牧龙殿人瞬间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对于连洁颜,牧龙殿的恨意也不少,因为若非这个连洁颜,孙昊又岂会与秦望龙交恶?

“是这个贱人!”

“可恶!”

“连洁颜,你还敢出来?”

人们悲愤不已,纷纷叫骂。

连洁颜却是一脸得意,笑着说道“我为何不敢出来?你们不过是一群老鼠而已,难不成我还得害怕你们?”

“你”

人们气急。

倒是那徐武冷哼一声,冲着身旁的镇神殿弟子喝道“你们还愣着作甚?牧龙殿人前来挑衅,更是辱骂你们的连师姐,你们还无动于衷?上,给我把他们统统废了,念天长老已关禁闭,无人会问责于你们!”

这话一出,镇神殿人无不呼吸一紧。

众人眼中闪烁着一抹戾色,沉默了片刻后,终是嘶吼一声,部朝牧龙殿人冲了过去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