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阿朱,借你力量一用。”徐阳以内视之法,传音道。

“来了。”清脆的少女之音呼应。

徐阳的紫府空间中,一尊火鸟焰灵掀起一道赤色火线,就消失在原处。

呼!

一道赤色火焰自徐阳体表腾起,那火焰形状乃是朱雀之形态。

金冠细颈,勾爪长尾,火羽火眼,真灵王者之姿,睥睨天下。

无她,正是阿朱本体所化。

咴——

一声神鸟啼鸣声中,朱雀之火掀起漫天火之羽毛,将徐阳围在中间飞旋不停。

火羽收敛,徐阳体表一阵咔咔作响,一副赤色的朱雀战甲便穿在了徐阳的身上。

金冠样式的头盔,双翅形态的肩甲,火眼勾喙纹样的胸甲,尖锐钩爪形态的护腕,火羽纹样的腿甲,修长尾羽纹样的披风。

威风凛凛,火息缭绕,赤甲灿灿,真如天界火之神将一般。

嘟嘴卖萌清纯萝莉甜美可人美女图片

阿朱是徐阳的本命灵宠,是他最强大的助力,亦是他最贴身的红颜知己。

每一次最危险的战斗,阿朱都会和徐阳并肩作战。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徐阳心中默念法诀,双手十指交叉,重叠在胸前。

赫然,一层层赤红火浪以其脚下为中心迅速散开,转眼便形成百丈的火息领域,并不断扩充。

徐阳体内的紫府空间中,三颗真丹之一的赤血真丹上,先是翠绿的一缕仙道木灵之力被激活。以仙道木灵之力为引,紧接着便是一道凝重无比的赤红之色亮起,强大的赤血丰碑之力瞬间被提取出来。

紧接着,徐阳身前的火息领域中,火息兵将,火息战马,火息羽箭,接连涌出,火息领域蜕变成烽火领域。

一人我烽火境!

原本的赤血军阵,就是需要阵眼和阵脚的,此刻徐阳正是阵眼所在。

徐阳传音道:“柳海雨,你在左上,左前锋阵脚之位。”

柳海雨传音回应:“海雨在此。”

话落,柳海雨的身形稳稳落在徐阳左前方的位置。而柳海雨操控的百丈剑阵,悬停在柳海雨的头顶上空。

徐阳再次传音:“展云飞,你在右上,右前锋阵脚之位。鬼谷瓒,你在左下,左后卫阵脚之位。琳儿,你在右下,右后卫阵脚之位。”

鬼谷瓒,展云飞,宁琳儿三人闻言而动,分别落位右前锋,左后卫和右后卫三个阵脚之位。

赤血军阵,阵型布置完毕。

虚空中传来青小鱼的传音:“徐阳,你是要设立阵中阵吗?这种想法的确大胆,就连我也未曾想过。如果能将四阵之力,融合在这赤血军阵之中。必是事半功倍,威力不言而喻啊。”

徐阳道:“正是如此。我要将四阵之力作为阵脚,融合在我的赤血军阵之中。这样,我才可以更加容易操控四阵之力,也可将四阵之力的威能发挥到最大。“

青小鱼道:“妙哉!妙哉!”

徐阳手腕一翻,掌中多了一个紫色的酒葫芦。啪地一下,他熟练地用拇指弹开塞子,仰头喝了起来。

银线坠下,酒香四溢。

那酒葫芦中,装的正是徐阳的魇兽灵酒,那是经过魇兽时间法则酿出来的灵酒,其上所含灵力之强大,更甚过顶尖丹药,而且副作用极小。

咕嘟咕嘟咕嘟。

徐阳摇了

摇手中的酒葫芦,将最后一滴灵酒倒进口中。

以前,徐阳最多只是喝上三口就已经满足。今次,他竟然将魇兽灵酒喝了个干净。

“好酒!”

徐阳将酒葫芦收好,眼前的景象,竟然出现了一些虚影。

“醉了吗?”徐阳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很久没有过了。”

酒鬼法则二十一,醉就完事了。

此刻,徐阳体内,魇兽灵酒带来的庞然灵力,如同惊涛拍岸,冲击着他的经络。

火辣辣,热乎乎,战血沸腾。

徐阳右手一探,金光一闪,四幻长棍被他攥在了手中,然后戳在了身前的虚空中。

法力一催,四幻长棍表面,紫金之色流转,庄严的泰山虚影闪烁不已,正是泰山金精之力。

下一瞬,四幻长棍猛然变大,如一柄巨大的旗杆矗立在赤血军阵中间。

徐阳神识一动,他体内赤血真丹表面,一道赤龙飞旋而出,正是赤血丰碑之力所化。

紧接着,这股赤血丰碑之力所化的赤龙之形,绕着四幻长棍飞旋而上。

呼!

四幻长棍之上,一面赤血军旗灿灿飘扬,火息飞卷百丈,好似有赤龙在其中翻滚。

赤血军旗屹立,军阵才有主心骨。

还没有结束,徐阳再次施展内视之法,他紫府空间中的其它三具焰灵,同时活跃起来。

灵豚外形的蓝水焰灵,鬼婴状的转轮焰灵和金乌佛火焰灵呼啸而出,它们扑在赤火军阵当中,围住赤血军旗盘旋不停。

阵旗,阵眼,阵脚落成。

至此,徐阳也将除了冥鳞外的,他所有能调动的力量部加持在赤血军阵之中。

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一环,将四阵之力彻底融合到赤血军阵之中。

徐阳传音道:“请四位将四阵之力加持。”

柳海雨,鬼谷瓒,展云飞和宁琳儿四人收到传音后,迅速回应,并各自催动自己控制下的阵法之力。

在他们四人的操控下,四股强大的阵法之力在赤血军阵之中缓缓下降。

一声声爆裂声中,掀起数十丈的火息。显然,四阵之力并不容易融合到赤血军阵之中。或者说,阵法内在的灵力波动,并没有达成一致。

徐阳见时机已到,神识一动,体内浩然天脉,佛尊灵脉,天鬼灵脉和道果灵脉部运转起来。将自身法力通过这四道特殊的灵脉净化,分别变成至高无上的儒门之力,佛门之力,鬼宗之力,道家之力。

四股不同性质的法力波动朝着四处阵脚的位置传递过去,虽然性质不同,但波动却出奇的一致。不多时,便被阵脚的四阵之力吸引着疯狂注入其中。

当徐阳的神识清晰地感应道四阵之力的时候,他也感到了极其强大的压力。那四阵之力就像是四只长着大嘴的鲸鱼不断吞噬徐阳的神识和法力。

而徐阳也及时通过赤血军阵阵眼和阵脚的联系,与柳海雨,鬼谷瓒,展云飞和宁琳儿的神识达成联动。

五人的神识和魂力的波动,在徐阳的引导下,迅速变得一致,四阵之力完美降落到赤血军阵之中。

四阵之力通过赤血军阵融会贯通,阵法威能陡增倍许不止。

赤血军阵的四个阵脚位置,四条庞然的百丈飞龙呼啸盘旋,遥相呼应。

金色

的佛言之龙!

蓝色的道剑之龙!

黑色的鬼道之龙!

白色的儒经之龙!

四阵之力已然实质化!

与此同时,高空中七煞魔兽催动的血海符阵也已完成型。

长在七煞魔兽胸前的怪人看到徐阳等人竟然也摆开了一座庞然的阵型与自己对抗。

怪人心中道:“是火息类的军阵吗?竟然成功融合了鬼,儒,佛,道四种阵法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但想和老子对抗,还没那么容易。你们越是抵抗,老子就越兴奋。”

怪人大喊一声:“徐阳,今天你我各自摆阵,就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王者吧。我的血海将彻底吞噬你们的军阵,你们所有的人,你们所有的一切。”

赤血军阵中间,赤血军旗之下,身穿朱雀战甲的徐阳朗声道:“奉陪到底。”

“哇哇哇。”怪人一阵咆哮。

血海符阵当中。

血气翻滚,血之人蛇牛,排山倒海般冲了出来,数量之多,以数万计。他们每一个都有丈许大小,浑身滴着鲜红,凶残无比,悍不畏死。

徐阳一边观察,一边传音道:“虽然赤血军阵已成,但规模似乎还是比对面的血海符阵小上不少。有了赤血军阵加持,对于四阵之力的控制,我可以轻松突破三十息的限制。要在很短时间内就击败对方是不大可能的。所以,此战当是一场消耗战。七煞魔兽虽然强大,他的魂力波动却不稳定,时间一长,当有可胜之机。眼下,此战还是先以守式为妥。”

“明白。”

“我们会守好阵脚。”

“血战到底。”

“作为阵眼,你的负担最大,你要保重。”

柳海雨,展云飞,鬼谷瓒和宁琳儿四人回应。

徐阳认真观察,他指挥的赤血军阵并没有马上发动反击,待对面的血海之阵几乎冲进赤血军阵控制地盘的时候。

徐阳背后朱雀披风横飞,高呼一声:“杀!”

他身前的赤血军旗上爆出一团巨大的火息,点燃了天空,亦点燃了军阵中每一个人的战意。

徐阳单手一扬,弹出一个法决,一道火息落在对面。瞬间,火息凝聚,附近的军阵之力汇聚一处。

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来自异时空,虚空嗡鸣中,一道丈许粗细的火柱直冲更高的天际。

高空中,火柱没入云端,赤云翻滚,紫电交加,如同天劫之象。

“赤血武将!”

下一刻,火柱一敛,其下现出一名身穿火焰兵甲的高大武将。此武将身高三丈开外,身披整齐的火息兵甲,身躯也由火灵之力所化,凝实如真。面貌却和徐阳本体一般无二。

徐阳道:“赤血阵旗不倒,赤血军阵就不会输。赤血武将,守好军旗所在。”

赤血武将点头道:“遵命。”

这赤血武将,乃是徐阳加持了一律分魂之力所成。虽然远不如分身那般强大,但在赤血军阵的助力下,也是有相当战力的。

高大的赤血武将手持一柄巨大的火焰偃月刀,仰天一声呐喊。

“啊!”

兵临城下!武将之威!不可一世!

战车的激凸声,战马的嘶鸣声,炮火的轰鸣声连成一片,震撼天地之间,奏响赤血战歌。

Post Author: admin666